繁榮的“假象”:丁磊教育夢背后的隱憂


歷經一年,網易有道終于在十月伊始赴美遞交招股書。

此前,網易有道完成了由慕華投資領投,君聯資本參投的首次戰略融資。完成融資后,網易教育事業部從網易杭州研究院剝離,帶著網易云課堂以及MOOC等產品加入了網易有道的小家庭。

丁磊在2018年第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明了態度:“在線教育是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域和方向……我們會充分利用網易已有的資源對其進行推廣。”

但在線教育真的如同網易為眾投資者所展現的那般美好嗎?讓我們先從網易的招股書看起。

繁榮的“假象”

招股書顯示,網易有道擬在紐交所融資最多3億美元,股票代碼為“DAO”。此次IPO募集的資金將用于技術和產品開發、品牌營銷、擴大用戶群(即獲客)、公司運營資金等方面。

財報方面,網易有道2019年上半年營收為5.485億元,同比增長67.7%,但凈虧損為1.68億元,相比去年同期擴大了103%。此外,2017年及2018年的凈虧損分別為1.64億元、2.09億元。

為何營收大幅增長的同時,凈虧損卻在不斷的加大呢?這其中實則反應的是整個行業的難題——流量貴、獲客難、轉化效率低。

01 監管力度加大,馬太效應顯現

今年年初,曾經在《2017未來獨角獸企業TOP150》位教育行業第六名的有教未來因虧損嚴重宣布破產。在有教未來創辦的兩年時間中,僅于2017年2月獲得過Pre-A輪1000萬元融資,此后再無公開融資消息披露。

隨著監管力度的加大,線上教育企業也不得不跟上線下調整策略,這是大部分企業夭折的原因。自中小學減負行動開展以來,1月教育部發布了《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通知要求嚴格審查進入校園的學習類APP、加強日常監管以及探索學習類APP管理使用的長效機制。產品和運營模式因此受到嚴峻的挑戰,資本在投資方面也變得更加謹慎起來。在馬太效應下,融資逐漸向頭部傾斜,使得中小型企業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

02 師資稀缺,業務模式不成熟

即使受到市場青睞而獲得融資的企業,也不得不選擇瘦身前行。比如去年12月剛完成3億美元融資的猿輔導宣布關閉在線一對一業務。據36氪報道,猿輔導關閉在線一對一可能有以下三點原因,首先,可能是用戶付費能力有限,在線一對一相比其他業務客單價較高,其次,也有可能是供給端的師資缺乏,特別是有資格證的老師;再者,相對一對一業務,班課業務的要求相對較弱,就教研費用來說成本較低。

總的來說,優質教師的稀缺性以及規范性成為了發展在線教育的硬傷,在此未能得到有效解決之前,即使市場存在需求,燒錢也只會引發資金鏈鍛煉、爆雷等現象產生。比如學霸1對1、理優1對1等教育機構便被爆資金鏈問題停止運營。

03 營銷成本高,獲客難

師資成本居高不下,營銷成本又成壓在企業頭頂的另一座大山。線上教育的一大優勢在于獲客渠道廣,可以做到大規模招生,相應的在獲客上投入的資金也在加大。網易在招股書中便有提到,有道業務取決于品牌的持續成功,因此未來將繼續加大在營銷和品牌推廣方面的投入,可能導致短期內凈虧損的大幅增加。招股書顯示,網易有道2017年營銷費用為1.36億,2018年為2.1億,但總體經營費用率呈下降趨勢。

網易的營銷費用并不算多。據公開信息,2017年網綜與臺綜前7名節目的冠名費用均超1億元,曾大火的《爸爸去哪》第五季的冠名費更是高達2.5億元。對比已上市的6家在線教育企業,銷售費用率趨于40%~50%之間,部分企業增長明顯。比如,跟誰學2019年二季度銷售費用為1.69億元,去年同期僅有1842萬元。主要原因在于提高品牌知名度的推廣費用和銷售、營銷人員薪酬的增加。

但是燒錢就能快速獲客嗎?第41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在線教育類課程是手機端使用率最低的應用類型,使用率僅有15.8%。即使目前K12教育的增速最高,也無法改變教育因受眾而導致的獲客難問題。

在此背景下,不僅網易有道盈利難,新東方2019年下半年虧損8868.5萬元,流利說半年虧損也達1.55億元。精銳教育創始人張熙曾在公開演講中表示:未來5到7年,在線教育企業仍然無法盈利,但活下來的公司至少都是二三十億美金的公司,甚至百億美金市值的公司,這將是一場持久戰。

下一個時代

燒錢獲客難,人才培養難,盈利模式發展難。據網易有道招股書顯示,截至8月31日網易有道的平均總MAU為1.059億,有道高級課程的付費學生人數為16.73萬人。相比之下,跟誰學總付費人數80.3萬人,新東方在線總付費人數220萬人。同為K12賽道的選手,網易有道選擇此時IPO又是為何呢?

從教育行業的歷史中不難看出。1998-2008年,迎著國際化時代誕生了新東方;2008-2018年,在互聯網的趨勢下誕生了好未來、跟誰學等公司。顯而易見,下一個時代屬于AI。

技術+多元化以滿足市場的需求是未來的趨勢。這其中技術網易有錢投入,多元化則早已布局多年。無論是工具類、在線教育還是硬件業務網易有道旗下都有多款產品參與競爭。只是在K12業務方面于2018年才決定聚焦,因此產品知名度不高,缺乏競爭力。

此外,網易系產品為網易有道的導流一定程度上可以減少獲客成本,有助于實現體系內的資源循環。在內容為王的時代,網易有道在招股書中國也提到了工作室和雙老師模式幫助課程的打造。即以“工作室”為課程開發單位,每個工作室專注于為特定主題,地區和/或目標年齡組設計課程和學習內容。每門課程又由講師和助教共同合作完成。

當然,為了在教育這條跑道上跑的更久,除了網易有道自身的動作,還有網易的支持。除了合并教育板塊合并,今年網易還相繼出售了網易漫畫和網易考拉,不難看出丁磊對K12業務充滿了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BAT在教育領域的布局已基本完善,去年今日頭條、京東教育、美團等新玩家也相繼入場,無疑加大了線上教育的競爭力度。由此可見,新的洗牌已經開始,如何發揮出自己的優勢,與AI結合以降低線上教育的成本才是決勝的關鍵。十年一個輪回,下一個將誕生的教育巨頭又是誰呢?【責任編輯/鄒琳】

來源:互聯網熱點分析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繁榮的“假象”:丁磊教育夢背后的隱憂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