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博英語虧損5000多萬,數萬學員索賠無效!

北京國貿附近的韋博英語廣告

“都幾個月了,工資才發¥2000,你讓我1個人在北京怎么活啊!?大家要租房,要還信用卡,連男朋友都沒有,現在連飯都吃不上了!地鐵都坐不起!還讓我們上課?”女老師帶著哭腔。

韋博英語即將倒閉?老板跑路?高管被抓?資金流向奇怪?員工工資未發?數萬學員要求退款無門?成都教區關閉?上海教區被堵?江蘇教員大規模離職?一系列流言傳遍整個中國教育行業。

北京數月工資僅¥2000?

2019年,9月中旬,艷陽劃過喜慶祖國70歲生日的北京。

韋博英語北京的高級管理人員、人事、女教師、市場人員約20多名中高管集中出現在北京崇文門校區,會議室的氣氛異常凝重。

韋博英語二號人物高四海在上海接通了電話,聲音有些平靜:“你們不要找CEO了,我來解答吧,如果你們四處傳謠,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不要總想著出了問題,就讓總部掏錢,北京出現這樣的事,大家都不想,大家都是韋博的人。”

北京亦莊校長:“現在老師的工資都發不出,好幾個月,大家只拿到2000元,不是我管不住大家,是大家要吃飯啊,您自己聽聽,聽聽她們怎么講。我們有個同事家里老人還去世了,其他人大多是1個人在北京,您讓大家怎么活啊?社保、公積金斷繳,那些貸款買了房的,你讓他們怎么辦?”

高四海:“19年北京這邊利潤不到200萬人民幣,已經沒有資金給大家發工資了,如果大家一定要繳納社保,工資就更難發了。我會爭取從上海這邊調資金給北京發工資,但是我們現在很困難。大家不要聽信民間謠言,一切以官方信息為主。”

另一名高管努力控制情緒:“現在不是老師上不上課的問題了,是沒法上,而且外教那邊,都說了,再不發工資,就不來韋博教書了,你不發工資,他們都罷課。”

美女人事:“我負責整個華北區域和沈大區域,現在幾乎所有老師和全部CC提了離職,整個華北都空了。”

高四海:“COCO在哪兒?COCO在哪兒?讓她和我說話,這件事大家要和她商量。”

年輕的COCO坐在會議室角落,對著手機,一言不發。

一名女老師眼睛紅了,搶過手機,失望的情緒洶涌而出:“高總,我也是韋博的一份子,誰不希望韋博好啊,但您也知道,我們現在都已經過不下去了,您今天是看不到,大家都坐在會議室,現在大家就要討回薪水。不是我不負責任,我對我的學生已經盡心盡責,我今天還安排了課。但現在很多學生吵著要退款,我拿什么給人家退啊。”

高四海:“你們不能在這個時候都走了啊,正是在這個時候,我們更應該發揮克服困難的精神,我們一定能走過這個坎,跟你們說,即使你們全不在了,我也要站到最后一刻。”

一名區域女校長接過手機:“suang,現在不僅僅是工資沒給我們發,現在學員也找我們退費,你讓我怎么對得住大家,你讓我們怎么在北京這個圈子混,我這個月我們還新收了20~30個學生!人家往我臉上潑硫酸,你負得了責嗎?你們上海總部那邊還管不管我們啊?你給我們個準數啊!”

高四海:“誰說上海不管你們了,我負責整個華北區域,我也是和你們一起的,今天就沒上海的人,我和大家是一條船上的,你們不要針對我啊。COCO呢,讓COCO說說。”

COCO依然沒有說話,眼神空洞。

在長達1個多小時的密集談話中,1個男生氣急敗壞的擠進會議室。

老師們叫著:“來,suang,讓你看看,討薪水的員工來了。”

男生操著一口標準的北京話:“喲,這誰呢?高四海!您別來無恙?喲,大伙這是干嘛呢?要薪水對吧?今兒,算我一個!四海啊,您今兒能不能給個準信兒,什么時候發薪水?”

高四海:“你誰啊?你!?是不是我們韋博的員工,你叫什么名字,報上名來。”

老北京:“呵!給您長出息了,這是?您他媽要我姓名,我他媽是服了,您就不能先發把工資發了嗎?把工資發了,我再報上我的大名兒!我不是你韋博員工,我干嘛跟您在這兒廢話啊!您養著北京這么大一票人,您好意思嗎?我就一句話,今兒是能還是不能兒?”

電話里,一陣沉默,上海的天空陰沉沉的。

老北京繼續叫道:“Ho~llo!有人嗎?Ex~cuse me?您電話里頭說一句話不行兒嗎?您不會中文,我給您來句英語,是聽不懂嗎?聽不懂您開什么英語學校啊~你~?”

老北京:“給個鐵日子!我們就再相信您一回兒!”

高四海似乎有些無助,昔日的榮光在腦海里來來去去,他叫道:“COCO呢?如果COCO不說話,這會就別開了。”

一名河北口音的女老師:“coco在旁邊坐著呢!大家都在這邊!您跟我們說一個樣,我代表我們全體,不是一個人!”

接著,供應商美女也擠進辦公室,搶過手機:“您不能這樣啊?我跟你們韋博合作這么久,我們供應商的錢,您不能不給啊。”

末尾,絕望的情緒依然飄蕩在會議室,女校長無奈的呢喃:“即日起,停課吧。”

成都高層:“我們的至暗時刻!”

成都的深夜沒有眼淚,韋博英語成都教區高管,推開愛人,失望的在鍵盤上淅淅瀝瀝的敲下一段“公示”。

大意是:“抱歉了各位,成都教區三所中心合計貢獻業績1025萬,運營成本高達1237萬,虧損212萬。9月30日,拖欠的36.4785萬部分薪水與獎金,成為壓倒我們的最后稻草。”

成都高管絕望的叫道:“我們該怎么辦?我們上自管理者Yoyo、Tana、Danny,下到各位小伙伴,都沒有放棄希望和努力,國慶期間依然努力奔走。對于剩下的員工,希望大家能克服目前困難,想要離職的員工,很抱歉拖欠了你們的工資,讓你們失望了。”

最后,高管以這樣的文字結束公示:“這是我們的至暗時刻!”

10月8日,這篇被打印出來的公告被人發現,張貼在成都韋博英語教區的大門上。

懵掉的學員,幾十人,涌進校區,靜坐示威,討要說法:“你個龜兒子,好幾萬的學費交了,一節課都沒上。”

工作人員無奈的安撫大家的情緒,與此同時,天津教區也無奈的暫時關閉機構。

韋博CEO高衛宇上海被扣押?

10月8日,晚,上海,整座城市安靜的可怕。

當大多數人回到家,正在吃飯時。

韋博英語所有外教、管理人員、老師、CC,在地鐵!在車里!在餐廳!在家里!在任何可能出現的地方!都收到同一條短信,大意是:即日起,立刻辦理離職手續。

當晚,一群憤怒到極點的上海學員,將韋博英語近100家公司的共同法人高衛宇拎到局子。

他穿著普通的夾克,留著簡單的平頭,喝著多年來喜歡的奶茶,被憤怒的學員推到一邊。

一位上海阿姨叫道:“你是不是高衛宇啊,這事情你到底負不負責?你說你到底是不是?你別想賴啊!儂港啊!!!”

高衛宇喝了一口奶茶,聳了聳頭:“我承擔什么責任?”

一位男性學員憤怒的扯過高衛宇的奶茶,說:“問你啊。”

其他人也大叫:“不要喝水,不要喝水,你說!”

10月10日,港媒發布消息,聲稱內地韋博英語狂虧1.6個億,恐將破產。

上午,突然警醒的學員們,洶涌進上海韋博各個教區。

連一名清爽的美女老師也站在韋博英語教區的大廳,叫道:“各位,我們所有人,就連掃地阿姨,都被離職了!就在昨天晚上。”

韋博英語的老師,戴著眼鏡,時不時的冒出幾句上海話,氣急敗壞的叫道:“大家一定要想辦法告他,必須每個人告!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他就是想拖延我們時間!等他宣布破產,你們大部分錢都拿不回去了。”

據統計,全國有超過萬名學員至今未退學費,其中有至少數千名學員在銷售催促下辦了貸款,分期繳納學費,通過北京、成都、上海的幾百名學員反映情況,貸款機構為京東白條、招行、浦發、百度金融等知名機構,這也是為什么當初學員愿意辦理貸款的原因之一,畢竟這些金融機構都比較正規。

起初,銷售有提到過貸款的利息部分,韋博英語會代為償還,但細心的發現并非如此,此處不做細談。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學員繳納了3萬~4萬人民幣,卻未上過課,或者只上了部分課程,目前,各地學員紛紛涌進當地法院、信訪辦、韋博教區,討要退款,但截止至10日下午18:00,全國所有教區無法給出滿意的答案。

也有剛畢業的大學生反饋:“現在每個月還要還幾千塊,都不知道怎么辦了。”

通過幾千名韋博教員、教育同行、學員發現,大量學員個人有1萬~4萬人民幣,處于暫時無法退還的境地。

與此同時,上海、成都、北京多地ZZ相關人員,已經介入此事,也有浦發等銀行人員爆出內部消息:“有可能會給大家辦理終止貸款的程序。”但目前,各大銀行就此事并未做出明確表示。

雖然韋博英語的事件發酵到極其嚴重的地步,但此前流傳出的“老板跑路”的消息已被證實為謠言,相關機構非常重視此事,據不可靠消息透露,高文宇已經被控制在上海。

韋博英語狂虧5000多萬?

在企業征信官網“RiskRaider風險雷達”,很早就關注了韋博英語這家公司,特別是北京的機構,被AI系統標注為“特別預警”,幾十家關聯公司,被AI告知“資不抵債,急需新的資金流入。”

人會說謊,AI不會。

該截圖源自RiskRaider風險雷達

10月10日上午,RiskRaider風險雷達推送的消息顯示,韋博英語大部分機構從2015年開始就處于虧損狀態。

直營店和加盟店都是如此,偶爾有幾家分支機構盈利,但其他機構虧空過大。2016年至今,韋博英語保守估計虧損5100萬人民幣。

但是,有幾家公司的資金流向非常奇怪,分別是徐州、無錫、北京三地,另外上海的情況也比較奇怪。

01徐州!大家注意徐州!

徐州韋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2015年至今,無負債,無盈利,但2015年虧損1000多萬人民幣,接下來的幾年里沒有賬款進出。

令人奇怪的是,如果算上低廉的教員工資成本、不高的房租成本、中等的廣告成本,在徐州,一年可以虧損1000多萬人民幣,相當奇怪,至于奇怪什么,大家在評論區聊,謝謝。

02無錫也有問題

韋博旗下的另一品牌開心豆少兒英語,在無錫有6家店,3年來虧損147.5萬人民幣,平均1家虧損24.58萬人民幣。不知道為什么會虧的這么多?

03北京虧得夸張了

經RiskRaider風險雷達AI列出數據,北京6家店,2年來,虧損1800多萬人民幣,平均1家店虧損300萬人民幣。

實在想不出底薪才2000多人民幣的中國教區員工,就算加上獎金,再加上不會太高的教區租金,以及平均每月1萬多人民幣的外教,為什么2年可以虧出1000多萬,如果是廣告費,這是上了電視臺么?如果是制造業遭遇如此厄運,這很正常,但這是英語教育機構。

04上海總部營收瘋狂

令人難以相信的是,上海總部3年來,總營收1.641億人民幣,總凈盈利511萬人民幣。但是算上全國的機構,結果還是虧損狀態。

不知道韋博英語的大筆資金都去了哪兒?求評論區大神解釋!

最終,通過AI機器人給出的分析結論:韋博英語,曾經的教育巨頭,2019年,賬上真的沒錢了。

但是為什么沒錢,這種事,很難講清楚。

不知道為什么,仿佛有幾個韋博機構,養著一群不存在的老師,教著一些空氣念英語,這神操作,我是看不懂的。

大家要研究它的情況,建議申請一個RiskRaider風險雷達的試用賬號,靠AI技術仔細調查這家公司。

韋博的實際情況怎樣?

有在韋博英語任職過好幾年的工作人員透露:“韋博英語的很多外教是從印度、菲律賓招來的,成本非常低。”

也有江蘇的前韋博工作人員表示:“今年5月份工資就發不出了,江蘇省內很多機構的職員大批離職,當時就有人說韋博快倒閉了,大家趕緊離職。我自己的工資也沒拿到,不過反應的早,覺得不對頭,5月底就走了。”

廣東的韋博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我們的情況尚還可以,不過差不多也快了。”

也有浙江、江蘇、福建、湖北、江西多地報過韋博英語的學員表示:

1、剛到上海時,沒有了解過英語培訓市場就輕信銷售的鼓吹,在上海浦東某韋博中心買了4個級別課,上完Li后發現教學內容很不適合,主要是自己在電腦課件上做人機對話,非常枯燥乏味,L級別前幾課的課件內容居然是重復的,外教小課經常會由中教代上,而social club話題又比較深,剛升到L級別開始就要求退費,銷售一邊鼓勵繼續上,一邊宣傳托福課。

2、這消息真是大快人心。去過韋博英語一次(深圳校區),我可以說這個校區的企業是我見過員工最差最沒素質也是自以為是的。開英語培訓的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3、我17年去咨詢雅思培訓費用的時候,他們的顧問給我開價八萬?!!!

前在職教師吐槽:“曾經是韋博的員工:如是作答。一開始應聘tutor崗位,最后做到教學主管,本人211大學英語本科。當時給我們開的工資(2012-2015)底薪1800,扣完保險1600。然后一節課課時費記得大概是20-40吧,忘了..,,而且,銷售會承諾,一個學生,有一個專屬的老師,會跟蹤輔導,而事實上,每一個tutor 名下,多的話都有70-90個學員,壓根兒不能像家教一樣。”

大家的錢還要的回來嗎?

今日通過,多家知名律所了解情況得知:目前最擔心的事情是,韋博英語賬上的錢已經完全被轉移,如果真的被轉移了,公司宣告破產,大家基本上一分錢都拿不到。(ps:重點)

但事情還沒壞到最糟糕的地步!

現在教師等職員、供應商、學員,建議趕緊以最快的速度找專業的律師,咨詢自己面對的情況。

江蘇明臺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敏

私人微信:mmw542434010

工作手機號:18801548657

最后,韋博英語,必將走向終結。

帝國衰亡的種子,在5、6年前就已經種下,幾年以來,衰敗的趨勢飛流直下,雖然“開心豆”少兒教育試圖力挽狂瀾,但凜冬已至。

韋博英語部分上海高管可能還心存僥幸,朋友圈和私人微博依然發布歌舞升平的信息,也許認為韋博能夠逃過這一劫,但大家別忘了,2008年,美國有家銀行叫“雷曼兄弟”。【責任編輯/林羽】

資料來源:

韋博英語各區域內部員工提供

韋博英語北京、上海學員提供

新東方北京教員提供

江蘇某教育機構提供

RiskRaider風險雷達提供

新浪財經提供

來源:快人一步的風控官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韋博英語虧損5000多萬,數萬學員索賠無效!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