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信用卡代償:部分平臺費用是銀行分期2倍以上

距離銀聯開展信用卡違規代還專項規范工作已經過去一個多月,“還吧”“進前”等平臺相繼宣布關停信用卡還款相關業務。但新京報記者發現,部分信用卡代償平臺運營照舊。

信用卡代償市場占比居前三的小贏卡貸和維信卡卡貸,相關業務照常辦理,且兩家平臺最高年化借款利率都遠高于銀行信用卡分期手續費,借款10000元需要支付998元-2000元費用甚至更多,幾乎是銀行分期費用的2倍-4倍。

據了解,代償平臺慣用的模式分為三種,平臺代還、套現貸和信用卡套現,此次被重點打擊的是“套現貸”模式。不過業內人士也提醒,信用卡代還屬于以貸還貸,本就不被銀行政策允許,一些使用POS機以虛構交易等方法套取現金從事信用卡代還的,數額巨大的還將會觸刑。

多個代償平臺照舊運營

“缺錢的私聊我,沒有任何費用,不回訪,資料簡單,不管年齡,不管黑白,24小時內到賬包你拿錢(請不要一開口就是幾十萬,最多一萬)。”在一個約300人的QQ群中,名為“有你真好”的網友在招攬信用卡代償“生意”。

11月中旬,銀聯發布《關于開展收單機構信用卡違規代還專項規范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立即關停信用卡違規代還業務,并將開展信用卡違規代還專項規范工作。一個多月過去了,新京報記者發現,部分信用卡代償平臺運營照舊。

新京報記者在手機應用商店搜索,看到一款名為“還卡易”的APP,簡介中稱“新用戶首筆交易返手續費”“新人注冊達標,免費送價值299元POS機一臺”。

還卡易APP需要綁定本人身份證和銀行卡進行實名認證,還款方式有兩種,一是“無卡收款”,指信用卡提現,無需POS機,直接在線上輸入金額,就可以幫用戶把自己信用卡余額提現到儲蓄卡上。其客服人員表示,這類方式實則是APP幫用戶套現,交易會匹配真實商家避免被查。該方式適合多張信用卡倒著還,手續費為0.6%+2(例如10000元手續費是62元)。

另一種還款方式是“我要還款”,利用信用卡內剩余額度5%-10%,在賬單日出來后到最后還款日期期間進行循環消費操作,只是利用余額幫用戶把這期賬單延期到下一期賬單,平臺從中扣0.7%的手續費(例如10000元手續費是70元)。不過客服人員稱,這種模式在12月4日后暫時不對新用戶開放了。

新京報記者以消費者身份致電信用卡代償市場中份額占比位列前三的小贏卡貸、維信卡卡貸得知,相關業務還照常辦理。薩摩耶金融的客服多次撥打都無人接聽。

小贏卡貸客服介紹,其是作為中間撮合平臺,幫用戶找到借款資金,用以償還信用卡。最高可以提供8萬元授信額度,借款利率最高不超過年化20%,最低9.98%。假設借款1萬元分12期還,一年需要支付利息998元-2000元。

維信卡卡貸同樣是以平臺借款形式代還用戶信用卡,授信額度最高20萬元,一般根據用戶手機、銀行卡、身份和征信等多重認證決定,利息為不超過年化利率36%,下限不確定。當記者表示36%的年化利率太高時,客服人員稱,這個低于國家“高利貸”標準。

兩家平臺客服人員都表示,若用戶對授信額度不滿意,申請過程中都可解約。

銀聯劍指“套現貸”模式

多個代還平臺客服人員表示,平臺是合規運營。

那么,違規的邊界在哪兒?根據上述銀聯《通知》,信用卡違規代還的特點包括但不限于特定應用程序、移動支付APP利用信用卡賬單日和還款日時間差,通過違規存儲持卡人支付關鍵信息、系統自動化發起虛構交易,以較小的金額進行定期或不定期循環還款。《通知》同時指出,此種違規業務極易引發持卡人支付信息泄露、資金損失等重大風險,甚至引起惡性案件,收單機構應當高度重視。

上述還卡易APP已暫停的“我要還款”就是這樣的模式,該模式在業內被稱為“套現貸”。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黃大智向新京報記者舉例稱,假設有一張1萬元額度的信用卡,本月1日出了9000元賬單,還款日是當月21日,在賬單日和還款日間隔的這20天里,產生的新消費都計入下期賬單,由此可以反復把剩余額度1000元套現出來,以拖延還款日期。持卡人需要支付的僅是套現手續費。

這種模式與在電商平臺退貨退押金的原理類似。曾在某電商平臺工作過的林先生透露,他發現在平臺購物如果不滿意商品而退貨的話,資金幾個工作日后就會打回信用卡,變相償還了部分當期賬單。他稱,“簡單來說,就是反復使用信用卡剩余額度去還欠款。”

此外,還有兩種信用卡代償模式相對更易理解。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一般來說,信用卡代還模式中,除“套現貸”模式外,平臺代償模式是指代償平臺借錢給用戶還信用卡,之后借款人不再欠款信用卡,而是欠款代償平臺,例如小贏卡貸、維信卡卡貸;信用卡套現模式是用戶有多張信用卡,利用信用卡刷卡消費存在免息期的漏洞,循環刷多張卡來維持免息借款,例如還卡易APP仍在經營的“無卡收款”模式。

“根據之前的司法解釋,第三種信用卡套現是違法行為。而此次銀聯發布的規范,針對的違規代還是第一種‘套現貸’模式。”于百程稱。

易觀銀行業分析師王細梅告訴新京報記者,就信用卡代還屬性而言,從消費者或代還平臺的角度來看,代還的是信用卡消費賬單,屬于消費金融范疇;但從銀行角度來看,消費賬單本身就是應還貸款,信用卡代還可以理解為以貸還貸,這在銀行一般情況下政策是不允許的。

部分代還平臺費用是銀行分期費數倍

值得注意的是,和信用卡分期相比,小贏卡貸、維信卡卡貸等平臺代還信用卡的費用相對更高。

新京報記者通過多家銀行官網、客服、客戶端等渠道了解到,銀行信用卡分期手續費一般采取分期收取和一次性收取方式,期數越多,平均每期的費率越低。例如中信銀行信用卡分期利率,12期為0.73%;浦發信用卡分期利率,12期為0.74%;建行信用卡賬單分12期利率為0.6%;招行信用卡賬單分12期利率為0.66%。

舉例計算,假設一張中信信用卡10000元賬單分12期,年化利率相當于8.76%,手續費合計為876元,比小贏卡貸一年最低998元的利息費還要少122元。換句話說,小贏卡貸、維信卡卡貸貸款最高利率20%、36%已是中信銀行卡年化利率的2-4倍。

雖然也有像還卡易這樣代還10000元只收62元的平臺,但一位征信業從業人士建議,消費者如果當期無法足額償還,盡量選擇分期,找代還則很可能有影響,“你一般要10筆、20筆甚至更多次消費才會累計欠款1萬元,但通過套現可能3、5筆就取出來了,這會引起監管的注意。”

該人士還稱,近期監管在整改違法行為,查得很嚴,已經封了不少信用卡代還APP,消費者也要警惕。

于百程表示,平臺代償模式的利率綜合成本目前一般在年化24%以上,高于銀行賬單分期利率普遍的年化12%左右。即使信用卡套現和違規代還成本比賬單分期低,但干擾了正常金融秩序,也容易造成持卡人的信息泄露、詐騙等風險損失。

王細梅表示,單就代還利率來看,有的低于信用卡分期,但有些代還平臺除利率之外,還收取服務費和手續費,綜合利率可能明顯高于銀行信用卡分期手續費,因此持卡人在選擇信用卡代償服務時,應仔細閱讀相關條款。

一位業內人士認為,信用卡代還業務之所以受到一部分持卡人的追捧,是因為它帶來了套利。信用卡業務的初衷是實現持卡人的超前消費,但是為了控制風險,這個超前消費的期限被限定為1個月,逐漸成為行業慣例。信用卡代還業務出現后,持卡人的實際還款時間底線被推后,即如果持卡人選擇代還,那么超前消費的期限可以延長到兩個月甚至更久,持卡人的消費能力被短期放大,由此產生套利。同時代還公司幫助持卡人實現套利,借機從中牟利。

約五成持卡人全額還款,代償市場如何規范發展

被信用卡賬單困住的人并不在少數。網友阿超稱,自己在某網貸平臺貸了34萬元,扣20%的點,最近剛開始逾期,已經陸續接到不少催收電話,心里不踏實。對于網貸資金的用途,他稱是為還信用卡,因為擔心影響征信,“沒想到反過來(網貸)這邊利息太多了,還不起了。”

“信用卡代償還有市場空間。”有受訪人士表示。王細梅分析稱,根據央行公布的數據,截至2019年9月末,銀行卡應償信貸余額為7.42萬億元,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為919.16億元,單從數據來看,市場空間大。

采用全額還款方式的消費者只占約五成。根據央行發布的《2019年消費者金融素養調查簡要報告》,在信用卡還款行為方面,54.69%的消費者采用全額還款方式進行還款,14.12%的消費者采用分期還款方式進行還款,3.87%的消費者采用最低還款額方式進行還款,4.31%的消費者有多少錢還多少錢,19.91%的消費者沒有信用卡,另外還有3.10%的消費者有信用卡但不清楚如何還款。

與2017年相比,消費者在信用卡還款方面的行為有改善,整體上全額還款的比例提高了3.69%,選擇分期還款的比例下降0.97%,選擇最低還款額進行還款的比例下降0.67%。

于百程表示,信用卡逾期未還信息會進入征信,從而降低持卡人信用。因此,通過合法的方式進行資金周轉,先行代償信用卡欠款,有其市場空間。不過,目前我國平臺代償模式資金成本還比較高,會使得市場空間有所壓縮。

黃大智介紹,信用卡代償在國外很流行,美國的Capital One銀行起家業務就是信用卡代償,但現在國內有點把代償“玩壞了”。他稱,利用大數據風控,國外信用卡分期或是延遲還款利率低于銀行分期,從本質上講,信用卡代償的“生命力”也正在于利息低于銀行,這樣才有消費者愿意選擇代償平臺而不是分期。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此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信用卡平臺代償的主流客群主要有兩類,一類是有賬單分期需求但未能獲得銀行賬單分期資質的客戶,一類是有賬單分期資質,但由于賬單分期占用授信額度,希望借助代償平臺變相提高授信額度的客戶。現階段,銀行對這兩類客群的授信服務均存在缺口,代償平臺實際上是填補了這方面的空白。

但薛洪言提醒,代償市場的發展,容易讓各方忽視掉信用卡產品本身的風險性,一方面可能讓銀行作出錯誤的決策,盲目追求發卡量增速,不斷進行信用卡客群的下沉,另一方面,也容易讓信用卡持卡人對以貸還貸形成依賴。長此以往,便容易在市場中積聚風險。

代還平臺屢遭投訴,專家提醒代還軟件風險

實際上,信用卡代償屢屢發生糾紛。在聚投訴平臺上,一位鄧先生稱維信卡卡貸平臺涉嫌高利率和砍頭息。

鄧先生稱,8月在該平臺貸款了1萬,分三個月還,每個月還3623.33元,“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惡意使用我信息扣款799元。我咨詢了卡卡貸客服回復我的評估費799,到賬10000-799砍頭息=9201。每個月還3623.33×3=10869.99。相當于我借了9021要還10869.99。三個月總費用是1848.99。”他認為,這嚴重侵犯了他的權益,也不符合國家標準的24%,要求取消。目前聚投訴上回復顯示,維信金科稱所反饋的問題已有專人跟進處理,處理時效1-3個工作日。

王細梅提醒,使用類似信用卡代還軟件最大的風險,一是監管風險。監管未來對信用卡代還業務如何定性,是屬于消費金融還是以貸還貸,以及監管規范政策,對整個信用卡代還生態的發展至關重要。二是業務風險。目前,信用卡在用發卡量已達7.34億張,持卡用戶資質整體在下降,同時在宏觀經濟下行、居民杠桿率快速上升等背景下,持卡人的還款能力在下降,面臨的業務風險或將越來越大。

黃大智分析稱,信用卡代償還存在個人信息泄露風險,比如有些用戶登錄第三方代償軟件后,無故被扣款或是莫名簽了什么代扣協議,都可能使個人信息遭到泄露。另外暗藏的風險在于,代償平臺還可能借“幫用戶刷卡套現”之由騙取資金跑路。

值得注意的是,使用POS機以虛構交易等方法套取現金從事信用卡代還,數額巨大的將會觸刑。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違反國家規定,使用銷售點終端機具(POS機)等方法,以虛構交易、虛開價格、現金退貨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現金,情節嚴重的,應當依據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實施前款行為,數額在一百萬元以上的,或者造成金融機構資金二十萬元以上逾期未還的,或者造成金融機構經濟損失十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嚴重”;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或者造成金融機構資金一百萬元以上逾期未還的,或者造成金融機構經濟損失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現實中也有相關判罰案例。今年10月裁判文書網披露的一份案例顯示,張元鳳、曹勝楠等6人通過POS機套現的方式,替他人代還信用卡,從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手續費。經調查,張元鳳、曹勝楠等6人并無實際經營的業務,POS機刷卡構成了大量虛假交易,在從事信用卡代還業務的過程中,涉及交易金額共計1.86億元。

法院認為,被告人張元鳳在未發生真實商品交易的情況下,以虛假交易的方式,將信用卡內的資金轉化為現金,此種信用卡代還行為已構成非法經營罪。張元鳳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00元。曹勝楠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5000元。

欠款1萬元,銀行分期和代償平臺年化費率比較

銀行分期:以分12期手續費0.73%計算,年化利率8.76%,手續費合計876元;

小贏卡貸:年化費率9.98%-20%,手續費998元-2000元;

維信卡卡貸:年化費率最高36%,也就是手續費最高3600元;

還卡易APP:“無卡收款”模式,手續費率為0.6%+2元,手續費合計62元;“我要還款”模式(已暫停),手續費率為0.7%,手續費合計70元。【責任編輯/江小白】

來源:新京報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起底信用卡代償:部分平臺費用是銀行分期2倍以上
高管出走業績承壓 51信用卡的轉型陣痛
51信用卡“出事”不能只賴外包公司
起底51信用卡:年賺21億涉暴力催收,子公司給714高炮導流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