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閱讀】水滴籌虛假募捐背后:存在勸募募捐材料代寫鏈條

2019年的12月,對于水滴籌來說有點冷。因線下地推人員“掃樓式”勸募等問題,水滴籌再次被推上輿論“風口”。

這一次,水滴籌創始人沈鵬發文道歉。沈鵬表示,“看到有些網友把水滴籌理解成了慈善公益組織,其實水滴籌的核心本質是一個免費的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工具。”這回答了外界針對水滴籌究竟是慈善還是商業的討論。但在法律上,個人求助工具的權責空間,目前,沒有得到彌補。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鄧國勝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因為《慈善法》管的是慈善組織,它(水滴籌)就是一個籌款的、個人求助的平臺而已,《慈善法》對這種,其實沒有規定。”

爭議頻現

在社交平臺上,經常能看到水滴籌、輕松籌等求助平臺用戶發起的眾籌信息。而關于發起人的財產和真實性的審核問題,曾多次成為爭議的焦點。

記者在7月初調查發現,當時在水滴籌平臺使用虛假材料也能發起募捐,這背后還存在勸募、募捐材料代寫鏈條。

6月17日,烏魯木齊市達坂城區人民檢察院受理了一起審查起訴的網絡詐騙案,犯罪嫌疑人唐某某曾購買虛構病歷并發起網絡籌款騙取捐款。據檢察日報正義網報道,2018年11月,唐某某購買了一套“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假病歷,在“輕松籌”平臺發起募捐,獲得網友幫助77人次,籌到858元并提現。一個月之后,唐某某使用同樣病歷在“水滴籌”平臺上發起兩次募捐,被網友幫助306人次,獲得捐款5254.11元,并提現進入個人賬戶。2019年2月,唐某某又以“一氧化碳中毒”的虛假病歷在水滴籌發起籌款,并在獲得網友幫助46人次,籌到1022元時,被水滴籌平臺發現并報案。

對上述唐某在輕松籌平臺發起的籌款事件,輕松籌方面對記者表示:“在審核中,要杜絕出現唐某某這種情況只能通過加大人力,到醫院進行走訪,但醫院走訪需要時間周期,我們不斷在加大人力。”

水滴籌公關人員當時對本報記者說:“自律公約2.0(版本)出臺后,對于初期審核會有更加明確的要求。”2.0版本正在與相關部門溝通修改之中。

“目前的痛點主要在于醫療信息屬于信息孤島,平臺無法及時獲取到治療情況。我們希望能夠實現醫療資源的統一,加強信息的透明度,把求助人的醫院住院治療數據等更多信息進行互通和聯合。”輕松籌方面表示。

水滴籌方面表示,其嚴厲打擊虛構籌款。除了打擊涉嫌發起虛構籌款的求助人,對于相關服務人員,一經查實,立即開除,涉嫌違法犯罪的,上報公安機關,依法處理。

此前,媒體報道顯示,水滴籌的部分線下地推人員存在審核不嚴的情況。對此,沈鵬在公開信中表示,水滴籌進行了排查整頓,開始加強紀律培訓和服務規范提升,施行考核上崗。水滴籌方面向記者表示,其一直積極聽取各方建議,希望能夠未雨綢繆,及時修正可能出現的不規范行為,以更好地完善個人大病求助工具能夠為用戶提供的服務,同時避免引發社會輿論事件。

法規待完善

鄧國勝告訴記者,人們通過水滴籌進行的支付資金的行為,其實屬于贈與行為,并不屬于法律上的“捐贈”,不受《慈善法》的保護。

目前,《慈善法》主要針對慈善組織制定一系列規定,捐贈是指針對于慈善組織進行的捐款。鄧國勝表示,水滴籌可能受《合同法》的約束,這取決于水滴籌平臺跟贈與人之間到底有沒有簽合同。

水滴籌方面表示,受《慈善法》約束的慈善公益組織,是針對特定群體的救助,無法針對個人進行救助。在這種背景下,水滴籌平臺通過網絡空間互助共濟,發揮了輔助的“救急難”作用,幫助不少家庭渡過難關,走出困厄。

清華大學社會組織與社會治理研究所副所長、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長賈西津告訴本報記者,水滴籌作為商業組織,受《公司法》限制。此外,適用《民法》和《刑法》。

北京大學法學院非營利組織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錦萍表示,“個人求助信息平臺在法律上沒有規定任何準入程序,立法的時候也考慮過是不是所有不以營利為目的的網絡募集資金行為都要納入到法律規制范圍,但是經考慮后將個人求助的權利保留下來,也就是說在遇到困境的時候,你可以通過求助行為向全社會發出信息。”

對此,鄧國勝向記者解釋,“因為個人求助在世界各個國家都是個人的一種權益,所以個人有向社會發布求助信息的權利,所以沒必要透過《慈善法》去進行約束,所以當時就沒有去納入到《慈善法》,而且它確實不是一個慈善捐贈行為。”

賈西津認為,公益和商業未區分開,不是產生問題的根源。因為,被曝光的事件,問題指向信息的真實性未被保證。保證信息真實,是商業或公益都應該盡的一般責任。

賈西津不建議在未來,對個人求助平臺設立準入門檻,但是法律對行為規則應盡可能細化、法律責任明確。在他看來,法律層面應該制定到責任能夠追究到個人。個人求助在遭遇欺詐時,能夠比較容易地維權,且懲罰機制完善。

金錦萍撰文指出,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服務之所以能夠不經政府授權或者許可即可由商業組織作為業務來推廣,得益于《慈善法》留下的空間。現在不得不承認:以個人求助信息發布為業的平臺的興起是立法面臨的新課題。

多種模式可探索

盡管目前,水滴籌等平臺已受到多次輿論爭議。但鄧國勝表示,這些平臺的出路不一定要靠立法。

“也許可以采取一些別的辦法去約束,比如對這種互聯網平臺機構做出一些管理規定。”鄧國勝提出,通過非營利組織來運營水滴籌之類的個人求助信息發布平臺,就會受社會組織的相關管理、規章制度的約束,且自然由民政部門監管。

有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水滴籌仍然同屬一個實控人,則具有局限,難以達到理想管理狀態。

在鄧國勝看來,水滴籌如果能利用此次危機,整改與完善內部管理,這是最理想的結果。

“如果沒有他律的話,自律很難真正地形成。所以,自律一定是建立在他律的基礎之上。所以,相應的社會監督、政府的監管,其實都是非常有必要的。”鄧國勝表示,“因為利益的誘惑也太大了,它今天整改了,時間長了,公眾也淡忘了,那可能又會重犯。”鄧國勝建議,企業要回歸初心,加強自律,同時行業自律、社會監督、政府監管,要多管齊下。

在賈西津看來,目前,水滴籌是一個企業型平臺,發展很快,在管理上,沒有對基層建立起非常好的控制機制。但對解決真實性問題,水滴籌還有很多其他出路。

賈西津提出,平臺可以發展一些更高層次、更多責任的機制,“多主體來形成一個共同的一種水滴集團。”比如與醫院進行合作,醫院對病人提供一份信息真實性的保障,如果出現問題,由醫院來承擔責任。水滴籌也可發展出獨立的慈善組織,或者和慈善基金會合作。此外,在國外,還有與第三方合作,由第三方來代為監督的機制。賈西津還提到,個人求助平臺也可以考慮以非盈利的形式來做。“如果這一塊是非盈利的,也可以通過專門建立非盈利組織。”

記者注意到,非營利組織,也正是鄧國勝、金錦萍等知名學者所積極倡議的。

“其實有很多可能性,就是多主體、多種合作,這些機制是開放的。所以,一方面基本的責任是信息真實性;另一方面,可以有多種的產品,很多元的機制產生,這就是一個創新的過程。”賈西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沈鵬在道歉公開信中寫道,他曾在壓力最大時,甚至想過如果水滴籌線下團隊再管不好,是不是要像別人說的那樣把水滴籌交給相關公益組織。“但我本身是一個很堅忍的創業者,相信全體水滴小伙伴只要以更高的標準去自我約束、嚴肅整頓和持續努力改進,一定能攻破難關!”

至于水滴籌未來會是什么樣子,時間將會給出答案。【責任編輯/周末】

來源:中國經營報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周末閱讀】水滴籌虛假募捐背后:存在勸募募捐材料代寫鏈條
水滴籌風波不斷 大病眾籌平臺深陷“信任門”
“美團10號員工”沈鵬創立的水滴籌,它真的不賺錢嗎?
水滴籌地推籌款急行軍,公益是否變功利?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