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千億市值解禁 王衛會減持套現嗎?

1月23日,順豐控股共有27.02億限售股將流通上市,按照當前股價計算,解禁市值高達千億。此次,解禁股類型系定向增發結構配售股份。

據Wind數據顯示,此次解禁股份來自公司控股股東——深圳明德控股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明德控股”)。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此次,解禁股份占順豐總股本的61.2%。據天眼查顯示,截至目前,明德控股持有順豐控股61.2%的股份,而順豐控股創始王衛持有明德控股股份99.9%。換而言之,此次解禁股的股東正是王衛。

巨額解禁會影響順豐嗎?

截至目前順豐44億的總股本,流通的卻僅有16億股,流通盤整體偏低。進入2020年,順豐控股股價一直在38元/股的價格之下徘徊,最低時達36.85元/股。如此大規模的解禁流入,難免引起投資者對股價的擔憂。畢竟此前已有先例。

2019年11月18日,順豐控股公開發行5800萬張債券,每張面值100元,總額58億元。其中,控股股東明德控股持有3500萬張,占發行總量的60.34%。12月12日,順豐控股公告將其持有的3500萬張可轉債全部減持。公開信息顯示,順豐控股轉債成交價格為105元,以此計算實際盈利1.75億元。

順豐控股這波操作難免會引起部分投資者的不解。雖然也有市場猜測,此次減持可轉債意在解決公司流通盤偏低的問題,畢竟順豐控股44億總股本下,只有16億流通股,但并不能排除投資者對于此次解禁,順豐進行巨額拋售的擔憂。

令投資者不解和擔憂的不止如此,據公開數據統計,自順豐控股發行可轉債之后,順豐控股頻現大宗交易。其中,2019年11-12月,成交量3200萬股,成交金額11.43億元;截至2020年1月20日,成交量1610萬股,成交金額5.66億元。

此外,三年之期將至,王衛將會作何反應,亦是市場普遍關注的問題。

截至目前順豐控股業績表現可圈可點。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凈利潤41.89億元,該金額是2018年全年的93.84%,凈利潤實現超越并不難。此外,順豐控股在業務量上相較于2018年亦有大幅提升。據公告統計,截至2019年前11個月,順豐控股完成業務量42.57億票,遠超2018年同期的32.04億票,同比提升32.88%。

當然,業績好不代表其實際控制人不會減持。韻達股份(002120.SZ)借殼上市的限售股份于12月24日解禁,實際控制人聶騰云、陳立英夫婦毫不手軟。當日,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一致行動人上海豐科、桐廬韻科、桐廬韻嘉,通過大宗交易合計減持公司股份4452.56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減持均價30元/股,合計套現13.36億元。

順豐的壓力

不可否認,曾經的行業領頭羊順豐,正在顯現出老大的疲態。

據經營簡報披露,2019年全年順豐控股在營業收入及凈利潤方面依舊占據絕對優勢,遠超申通快遞、圓通速遞及韻達控股。但在業務量方面,順豐控股卻又遠不及其他幾家,甚至不及韻達控股業務量的一半。

數據來源:Wind、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數據來源:Wind、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核心業務增速明顯放緩,被認為是阿里系入股三通后,順豐遭受夾擊的必然結果。再加上順豐長久以來以直營模式占據快遞領域的頭把交椅,近年增速不及中通、圓通,盈利率也相形見絀,直營模式優勢似乎見頂。

順豐控股的直營模式,相比加盟模式,注定給其帶來重資產的屬性。據Wind數據統計,順豐控股的固定資產總額遠超申通快遞、圓通速遞及韻達股份。同時,巨額的固定資產亦給順豐控股帶來了遠超其他3家的累計折舊,截至2018年韻達股份、圓通速遞及申通快遞的累計折舊不及順豐控股的1/3。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

直營模式+中高端定位,使其單票價格遠超通達系。高單價的優勢雖然給順豐控股帶來了遠超通達系的收入,也給其帶來了在電商件業務上的劣勢。順豐控股在其業務量增速上已顯現頹勢。2019年全年,順豐控股業務量同比增速26.13%,遠不及申通快遞、圓通速遞及韻達股份的44.17%、36.22%、43.59%。

數據來源:Wind、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數據來源:Wind、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此外,相比之下順豐控股的市占率也略顯遜色。據國家郵政局統計顯示,2019年全年實現快遞業務量600億,截至發稿日,據各家發布經營簡報統計,順豐市占率僅有8%。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如果減持,錢會去哪里?

順豐缺錢,似乎已經不是什么秘密。前文提到,明德控股于2019年12月10日減持其所持有的順豐轉債3500萬張。順豐對公開發行可轉債的說法是,“為了購買飛機、航材裝置,以及償還銀行貸款項目。”

那此次巨額解禁,又給了王衛一次機會。減持套現后再無息借款給上市公司,這種做法并不少見。那這次,王衛會買什么呢?

回顧過去一年順豐的“購物清單”,順豐的“購物欲”十分強烈。

2018年開始,順豐開啟“買買買”模式,以此作為擴張新領域的試水。僅同年3月至10月,順豐先后以17億元、1億美元、55億元現金,收購廣東新邦物流、投資美國物流服務平臺Flexport、收購德國物流巨頭DHL在中國內地和港澳地區的供應鏈管理業務。

上述交易包含了重貨快運業務、國際物流業務以及供應鏈管理業務,可以看出王衛對順豐的基本規劃,仍然以物流為核心,但也延伸至供應鏈管理。

順豐實際上也早有安排。2019年10月,順豐母公司明德控股領投本來集團D1輪融資,融資總金額為2億美元,跟投方為北京電商投資、鼎暉資本、高榕資本等。本來集團主要業務是生鮮電商,擁有生鮮B2C平臺本來生活網、社區生鮮連鎖O2O平臺本來鮮,且有著完整的生鮮供應鏈。

在擴充板塊的同時,王衛亦不忘記置辦“硬件”。

據Wind數據統計顯示,順豐控股自上市以來,共進行了四次融資,其中2017年中旬的定向增發及2019年末的可轉換公司債,其募資用途均系用于飛機及航空器材的購置、信息系統、運力提升等項目。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數據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買飛機并不難理解。“快”一直是順豐快遞的金字招牌。近些年,通達系逐步針對順豐的“快”紛紛開展了對標業務,其中圓通速遞已在其運力配置中購買了12架飛機。

王衛對順豐控股航空體系的配置一直保持著高度的重視。截至2019年上半年,順豐控股擁在飛全貨機55架,執行航線65條;與航空公司或第三方合作等散航資源共2023條航線。

此外,順豐控股參與了鄂州機場的建設。按照協議,順豐一家全資子公司將以自有資金出資23億元,持股46%。

鄂州機場為民用客運支線、貨運樞紐機場,1000公里半徑內,1.5小時飛行圈可覆蓋全國90%的經濟總量、80%的人口以及5達國家級城市群。作為亞洲第一個專業貨運機場,未來在航空貨運方面無疑將發揮重要作用。未來隨著鄂州機場的成長,無論通達系在航空體系如何配置,怕是很難擺脫鄂州機場。

因此,我們大膽假設,飛機以及相配套的貨運設施,很有可能進入順豐的下一個購物車。

飛機加機場的配置,或許將成為順豐下一個制勝的法寶。順豐控股雖然在電商件不及通達系,但通過價格空白的填補以及同唯品會等電商品牌的合作,電商件亦有一席之地。但在時效件上,順豐控股優勢明顯,與通達系差距明顯,將優勢發揮到極致。【責任編輯/趙普】

來源:界面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順豐千億市值解禁 王衛會減持套現嗎?
順豐千億解禁將至: 資產負債率攀高 王衛清倉自發債
保價5000元的貨品僅獲賠50元 順豐保價被曝名不符實
正式獨立運營后 順豐同城急送如何拼殺即時配送“全場景”時代?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