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國制藥的任務,特朗普居然交給造膠卷巨頭柯達

這段時間以來,醫藥公司大漲已經不算稀奇。但你敢信柯達居然成為了其中一員?

沒錯,就是那個“串起生活每一刻”的沒落膠卷巨頭柯達。美國時間7月28日,柯達獲得了美國聯邦政府7.65億美元的貸款,正式進軍制藥業。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這筆錢來自于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DFC),是美國政府依據《國防生產法》下發的首筆此類貸款,柯達將使用這筆資金生產一些仿制藥的原料藥(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

特朗普認為,柯達能夠以“既有成本競爭力又環保的方式制造原材料”,保證25%美國仿制藥所需原料藥的供應。柯達則補充這25%是指在非生物、非抗菌類仿制藥所需原料藥中的占比,比如用于特朗普此前一直瘋狂安利、但最終被科學家鑒定為對新冠病毒無效的抗瘧疾藥羥氯喹的生產。

消息一出,當天柯達盤中股價一度暴漲350%。昨日漲幅更是一度擴大到537%,盤中9次觸發熔斷。

實際上,這是新冠疫情以來特朗普政府第三次動用《國防生產法》,前兩次分別是要求通用汽車公司生產呼吸機,及命令聯邦政府幫助呼吸機制造商解決供應鏈難題。

不難看出,眼下大流行病的形勢讓特朗普希望通過扶植企業強化本土制藥供應鏈,以免美國的制藥業被國外供應商卡了脖子。白宮發言人Peter Navarro表示:“如果說我們從全球流行病中學到了什么的話,那就是美國人的基本藥物依賴外國供應鏈是危險的。”

然而,就憑一個柯達?

做膠卷的也能做藥?

這事兒乍聽起來讓人產生的第一個疑惑是,做膠卷的柯達怎么能做藥。

但實際上,這并非柯達首次進軍醫療領域。

早在1988年,柯達便成立過伊士曼制藥業務部,做保健用品,并用51億美元收購了藥企斯特林。不過顯然,光敏化學藥品的研發與藥物研發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短短6年后,柯達就以折半的價格出售了這部分業務,給這次收購畫上了災難性的句號。

柯達與醫療有關的另一個業務是醫療成像,但也在2007年由于連年虧損被分拆出售。

就在這段時間里,錯失了數碼影像黃金時代的柯達公司每況愈下,到2012年申請破產,成為了廣為人知的憾事。

2013年9月,重組后的柯達再次公開發行股票,但表現仍然不如人意。近三年來,柯達的營收以每年約10%的速度下降,到今年一季度仍維持這一降幅,營收僅有2.67億美元,虧損達1.11億美元。再次發行時25.5美元的股價,在這次獲得貸款支持消息出來之前,已在不到3美元的價格保持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近5日柯達股價走勢

近5日柯達股價走勢

而在此期間,昔日最大競爭對手日本富士不僅在影像領域碾壓了柯達,就連在制藥領域也領先了柯達好幾步。

自1986年起,富士陸續收購了幾家醫學診斷成像公司、生物醫藥公司。其中,富士于2013年收購的制藥公司Diosynth Biotechnologies正在支持一種新冠疫苗的生產,該疫苗是美國政府疫苗研發計劃中的一員。富士2019財年財報顯示,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公司在醫療保健及高性能材料業務上全年營收為93.96億美元,占總營收的44.2%。

富士在醫療領域的發展從側面證明了柯達轉型制藥的可能性。

在柯達首席執行官Jim Continenza看來,柯達在化學和先進材料領域100多年的積累及基礎架構讓該公司具備快速啟動并運行的能力。而這次獲得大額政府貸款,對柯達來說無疑是個證明自己的機會,也意味著新生機。

再者來講,這次柯達要做的并不是藥物研發,而是生產仿制藥所需的基礎原料藥。要知道,仿制藥是指最初的原創藥品專利已經過了20年保護期,各家藥企均可生產。換句話說,相比于此前柯達想開發新藥,仿制藥的難度已經低了好幾個檔次,原料藥的生產相對更加容易。

在Jim Continenza的規劃中,原料藥生產最終將占柯達業務的30%~40%,雖然距離柯達做到大規模生產可能還有3~4年。

值得注意的是,在生產以外,柯達將面臨的挑戰還有很多。譬如,疫情所帶來的某些藥物的利好期未必會持續很久,而FDA批準新的原料藥供應商還需要時間,到時候是否能輕松找到買家將直接決定柯達制藥的命運。而疫情過后,柯達是否能夠應付海外供應商的價格戰,也是未知數。

更何況,柯達的經營管理水平目前并不為人看好。

將制藥業帶回美國,能靠柯達?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柯達具備原料藥的生產能力,但相比于專業的藥企無疑經驗還是差了一大截。

而如前文所述,美國政府決定給柯達這7.65億美元的貸款,是出于本土制藥被卡脖子的危機感。

早前考慮到降低成本和保護環境的訴求,新藥研發實力全球第一的美國選擇將仿制藥和合成藥物的原料藥陸續交給國外廠商生產。據美國食藥監局FDA統計,2018年美國流通藥品中,有88%的原料藥來自國外,印度和中國分別占31%和14%。同時,美國市場上還有24%的成品藥來自印度,而印度的制藥原料又有70%來自中國。

而在全球新冠疫情爆發后,初期中國的供應鏈在生產和運輸上難以保證,而此后中美關系又急轉直下。3月,自顧不暇的印度宣布限制布洛芬、撲熱息痛、紅霉素等26種原料藥和成品藥的出口。

一時之間,美國陷入了部分藥物緊缺的境地。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曾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再也不希望依靠從中國或其它地方進口的貨物來獲得救生醫療用品。”

正因如此,特朗普提出了將制藥業帶回美國的愿景。但令人費解的是,他居然選擇了看起來毫不專業的柯達。

美國投行和分析師們也直呼看不懂。“為什么具有能力和專有技術的仿制藥公司尚未獲得此類合同,我們感到很困惑”,SVB Leerink的Ami Fadia對投資者表示。

最可能的解釋,大概是特朗普發言中所說的柯達具有“成本競爭力”吧。

當然,美國政府也不會將如此大的賭注完全壓在一個“外行”身上。今年5月,美國公益藥品生產企業Phlow得到了美國生物醫學高級研究和開發局(BARDA)3.54億美元的資助,用于生產基礎藥物的原料藥,輔助治療新冠患者所需的止痛藥、降壓藥、抗生素等藥物的生產。

而Phlow和柯達可能只是個開始。“將制藥業帶回美國并非易事,我們相信領先的仿制藥生產商最終將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Ami Fadia推測。【責任編輯/江小白】

來源:虎嗅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拯救”美國制藥的任務,特朗普居然交給造膠卷巨頭柯達
盤點過去17年被蘋果干掉的頂尖技術:iPad終結上網本、軟盤驅動器成歷史、移動Flash壽終正寢、柯達破產……
昔日巨頭諾基亞與柯達,如何從不可一世到昨日黃花?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