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浪費糧食“大胃王”或遭全網封禁,吃播產業如何避免一刀切?

大胃王吃播要被全網封禁?

今日,“大胃王”吃播被央視點名批評,稱其誤導消費,浪費嚴重,而一張關于封禁“以多吃為主題的吃播秀”的截圖更是讓大胃王是否要涼的問題被網友廣泛討論。

一時間,“封的好”和“失去快樂了”的兩種聲音充斥各大社交網站。

一方面是經過了數年的發展,大胃王吃播已擁有了穩定的觀看群,不少受眾樂于從各個大胃王視頻中獲得解壓體驗,享受心理慰藉。借助短視頻和直播的東風,近兩年大胃王吃播更是迅速崛起,在B站、抖音、快手、小紅書等平臺均有大量分布,且形成了完整的商業鏈路。

但另一方面,不少病態吃播行為也隨著這一領域發展而誕生。暴食催吐,假吃戲法,獵奇食物博眼球等問題頻頻發生。

早在去年3月,人民網便曾點名批評過大胃王密子君、朵一、紅姐等吃播“為了吸睛博取點擊量,賺到更多的打賞”,引得不少大胃王紛紛改名暫避風頭。而這次央視的點名,更是讓這一領域的前景和發展再次打上問號。

如今,部分大胃王緊跟風向標,已經開始刪減疑似浪費糧食的視頻,如被稱為全網最土豪的美食博主@小馬吃草,就已經刪除了不少曾經的視頻。


而平臺方面也及時反應,在抖音與快手搜索“吃播”和“大胃王”等關鍵詞時,也出現了拒絕浪費的醒目提示。

大胃王真的會被封禁嗎?一刀切的管理模式又將給吃播行業帶來怎樣的影響?

紀實、劇情、測評、教學

五花八門的“大胃”達人

央視點名批評吃播浪費食物這一亂象后,各大視頻平臺展現出了滿滿的求生欲。抖音、西瓜視頻搜索吃播、大胃王等相關詞語,均出現“珍惜糧食,拒絕浪費,合理飲食,健康生活”提示語。快手搜索關鍵詞,也同樣可以看到“愛惜糧食,合理飲食”字樣。

娛樂資本論第一時間聯系了多家創作端口的視頻平臺,但目前為止,平臺方均表示不便回應或尚未有明確的管控動作。

但毋庸置疑的,美食類視頻無論在任何視頻平臺,擁有的受眾群體和觀看流量都是頭部領域之一。快手發布的《美食白皮書》中顯示,2019年1月1日至9月20日,快手美食垂類累計發布視頻6億條,播放時長超過800億小時;抖音發布的2019數據報告中,美食制作也成為最受歡迎的知識門類。


在眾多美食KOL中,大胃王顯然是最搶鏡的一類。這一行業對于觀眾而言并不陌生。2016年,密子君上傳了一則16分20秒內吃完10桶火雞面的視頻而走紅,隨后她憑借這一“特異功能”,先后在各大視頻平臺及綜藝節目中大顯身手,成為了最早依靠大胃王稱號大范圍出圈的網紅,同時也將這一職業捧紅。

各個視頻平臺搜索大胃王,都不乏出現粉絲量超過百萬的KOL。而在多元化的自媒體時代,大胃王所發布的視頻早已不再僅是簡單粗暴的吃,而是結合大眾的觀看需求,以不同的表達形態呈現。娛樂資本論觀察各個平臺的“大胃王”過后,將這類KOL大體分為四類。

一是記錄向吃播,也是最常見的一種呈現方式。創作者在正式開吃前,會率先記錄購買食材,或去往某一家餐廳的過程。通過科普食物的來源、功效、價格等,以及呈現餐廳的裝修風格、招牌美食、用餐氛圍等,打造美食類vlog。密子君、大胃王朵一等作者均是此類風格。

這類形式通常文藝、治愈,可以相對稀釋“胡吃海喝”的夸張氛圍,生活氣息也更加濃郁。對美食、餐廳,甚至某一地域的文化色彩都有相應的普及,一定程度也會助推涉獵區域的經濟發展。

二是劇情向吃播,即將與周遭人的碰撞,或借用熱點新聞,與美食做結合。比如知名大胃王KOL浪胃仙曾發布過一則視頻,便是借用《三十而已》中林有有吃冰淇淋的話題熱點,在視頻中購買了超大桶冰淇淋,并強調不要“綠茶”,狂懟對面的“綠茶女”。

這類視頻更具有戲劇性,將大胃王的浮夸感發揮到淋漓盡致,強化觀眾的爽感。但通常來說,這類作品更注重視覺效果,對食物的普及性相對較弱。

三是測評向。如大胃王魚子醬、大胃王小鹿一類的作者。他們會針對當下熱門的飲食類產品做測評,比如茶顏悅色、奈雪等、麥當勞新品等,通常會點上十幾種口味逐一品嘗。這類作者所面向的通常是新消費經濟,以“試毒者”的身份,幫助用戶挑選合適的飲食產品,科普的意味相對更多。

四是教學向。吃播作者化身為烹飪者,親自準備大量食材和超大號炊具,開啟美食教程。比如日本大胃王木下佑香,擅長做超大份的拉面、壽司等食品。廚師達人麻辣德子則擅長做地三鮮、可樂雞翅等家常菜。通常會烹飪大量的食材,一道菜盛滿10盤左右,放大美食的誘惑力。

但上述視頻是否一定會造成食物浪費?實則也未必。比如在部分一分鐘左右的短視頻中,并不會呈現完整的享用過程。對于并非以滿足觀眾發泄欲為目的視頻,可以通過剪輯來呈現食物的從有到無。

對于食材量超大,但不以吃空為結果的視頻,可以后期處理。麻辣德子的運營公司無憂傳媒告訴娛樂資本論,視頻中雖然只有兩三個人享用美食成果,但在視頻拍攝結束后,剩下的食物都會由工作人員吃掉。

美食達人雖然有著不同的規避浪費食物的方式,但行業背后的亂象,同時也是不容忽視的。

復雜的吃播:催吐、假吃、土味 VS 優質吃播、吃播生計、吃播經濟

大胃王一方面能夠滿足網友們的精神食欲與獵奇心理,受到部分網友的喜愛,另一方面,其“吃100個半熟芝士”、“挑戰250個元宵”、“吃100根烤腸”等反身體需求的操作,也引發網友的懷疑與不滿,從而在直播中錄下了吃播行業的諸多亂象。

例如吃播造假。表面上越吃越香,實際上邊吃邊吐。

Mini以大胃王的人設,在網絡平臺吸引了近300萬粉絲的關注,“人瘦漂亮還能吃”,是網友對她的第一印象,然而Mini在吃播過程中很快翻車,有網友扒出Mini在直播吃100根烤腸時,實際上并沒有真的吃完,而是將烤腸隱藏在鏡頭看不到的角落。從網友扒出的視頻截圖來看,在盤中的烤腸快要見底時,盤子下面卻堆了不少的烤腸。也就是說,大胃王們能夠保持大胃的秘訣就是——假吃。

圖片來自豆瓣小組

吃完再吐出來,然后通過剪輯的手法上傳,也是大胃王的常見手段。吃播主孫狗子和劉老虎在這方面也翻過一次車,兩人曾把未經剪輯的吃播視頻上傳到平臺,網友發現,在吃播的過程中,主人公雖然吃了一部分食物,但也會適時將食物吐出,營造吃過的假象。

吃播造假的視頻證據有很多,部分吃播博主甚至被路人網友拍下吃播造假的過程,播放量超兩百萬。

與假吃相似的,催吐對于吃播行業甚至吃播愛好者而言,也是不是秘密的秘密。

在大胃王群體中,很多人頂著吃垮一家店的作風,卻能擁有一個苗條的好身材,且在直播過程中卻找不到翻車的證據,因此有網友猜測,部分大胃王擁有“催吐”的秘訣,而微博搜索“催吐”關鍵詞,與之相關的詞條便是各路大胃王的催吐消息。

然而直播翻車是件很常見的事情,網友@艾瑞克卡特曼的頭2018年就在微博上傳過一段吃播主直播翻車的視頻,吃播主@吃不飽的晴子中途離開直播間之后,視頻中就傳來一陣嘔吐的聲音,疑似催吐。

除了吃播造假,吃完催吐外,吃播中還有一種土味大胃王,他們能以獵奇吃法而制勝,如果說密子君、Mini等吃播可以增加網友們的食欲,那么這類土味吃播就容易抑制網友的食欲。如備受歡迎“油面包”,其實就是用大方塊的五花肉制作而成,而大塊大塊的五花肉堆在一起,油膩感十足,容易令人反胃,此外,還有吞吃“巨型”海鮮、血腸等土味吃播法。

但并不是所有的吃播走的都是大胃王路線,也有一些吃播走出了自己的風格,比如up主徐大sao。徐大sao在B站擁有超400萬粉絲,他主要走家常吃播路線,主打美食制作與家常分享,視頻傳達出一種普通人的日常感,并非靠“多吃”來博眼球。搜羅各大平臺,還可以看到主打吃飯聲音的ASMR,記錄孩子吃飯與家常菜做法,以及打卡美食店等多元類型吃播。

從商業價值層面來看,吃播行業也在不斷拓展自己的商業鏈路。

由于疫情的原因,直播+成為今年的風口,直播帶貨成為一種爆款話題,作為網紅的大胃王們借助這波東風,開始了帶貨之路,在今年年初,密子君與蘇寧合作了一場美食類型的帶貨。除了直播帶貨以外,吃播主們在短視頻廣告、品牌合作推廣、以及關于餐廳打卡試吃等方面也均有嘗試,如徐大sao便有一期視頻植入了芬達的廣告、浪胃仙曾去陳赫的火鍋店打卡為其導流等。

部分大胃王的存在確實是吃播行業中的病態現象,但吃播行業中仍有新的傳達美食的方式以及巨大的商業價值值得去挖掘,據艾媒網《2019年中國休閑食品電商行業研究與發展報告》中顯示,2018年中國休閑食品電商市場銷售額為621.3億元,增速達到23.4%,而吃類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長達到33.8%,且有不小的增長空間,吃播與美食的經濟盤仍然很大。

因此,整頓好吃播行業的亂象,讓優質的吃播主+直播電商+網紅效應形結合,或許能開辟出吃播行業更多的商業價值。

大胃王是否應該浪費食物而被“封殺”

央視點名后,平臺為了求生,必然會在該領域加強管理。好則出臺相應標準,來盡力控制浪費食物的情況發生。壞則可能一刀切,將所有出現了大量食物,而享用人物與其不匹配的美食視頻,均歸于浪費食物的范疇,不允許其發布。

暫且拋開浪費食物一事,大胃王一類的吃播視頻是具備一定社會娛樂價值以及大眾需求的。根據《2019淘寶美食直播趨勢報告》中顯示,美食直播已成為淘寶吃貨經紀的新風口,僅2018年就有超過16億人次在淘寶“蹲守”美食直播,直播間賣出的美食同比增幅超400%。

其一,受短視頻、網紅/明星帶貨等新興營銷方式的影響,美食更成為了一種獵奇向產品,經過味道、功效、價格等一系列的話題發酵之后,其吸引力被無限放大。其二,當代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易面臨巨大的壓力,而“食”作為人類本性,自然具備緩解壓力的功效。尤其是大胃王的吃播,既滿足了大眾的獵奇心態,又通過感官刺激達到了發泄的效果。

事實上,任何產業的發展與推動都是利弊相依的。單就食物而言,以中國傳統的教育方式來看,浪費食物必然是可恥的。但在很多產業中,食物也不得不只充當道具的角色。比如許多演員曾表示,拍戲現場為了達到更真實的效果,桌子上的食材都是真實的,但常會因為天氣的炎熱,以及拍戲時間的無限延長,導致吃到嘴里的食物都已經是腐壞的。

短視頻產業也同樣如此,為了視頻效果及經濟鏈條的推動,部分弊端的存在是無法避免的。而平臺需要做的,是管控通過催吐、或擺拍后大量扔掉食物的極端行為。若為了便捷或是規避風險,將“浪費”的標準大大提高,導致大量美食達人被封殺,或將大幅度調整作品風格,那么對于一系列的商業合作、產業發展都將造成巨大的影響。

總之,病態的大胃王吃播需要管控,但簡單粗暴的一刀切絕不應該是處理問題的方法。【責任編輯/古飛燕】

來源:娛樂資本論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因浪費糧食“大胃王”或遭全網封禁,吃播產業如何避免一刀切?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