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共享出行GoFun試水區塊鏈 鏈上積分應用價值成謎

自今年年初至今,百度貼吧GoFun吧上突然出現許多關于收購能量方塊(英文簡稱“GFC”)的帖子。“一方面是拿來賭(猜漲跌),一方面是有時兌換物品比如用車券。”一位在百度貼吧收購能量方塊的用戶這樣說道。

據了解,能量方塊是共享汽車平臺GoFun出行推出的區塊鏈上獎勵。

《中國經營報》記者依照GoFun出行手機應用軟件(APP)中能量方塊排行第一名用戶名稱為“進群加微××”的指引,加入名為“GoFun出行能量方塊1群”的微信群后發現,有200多位用戶進行能量方塊買賣交易活動,并且群公告為某虛擬幣交易平臺注冊網鏈接。

共享汽車與區塊鏈有何關系?用戶為何熱衷于買賣能量方塊?值得注意的是,在記者向GoFun出行聯系采訪后,采訪函中提及的GoFun出行區塊鏈布局相關稿件隨即被刪除。

“變現才是王道”

近年,共享出行領域逐漸盯上區塊鏈數字資產的熱潮。

根據GoFun出行官方微信公眾號宣傳,GoFun出行使用區塊鏈技術增加“用車即挖礦”功能,成為行業內首個將共享汽車與區塊鏈結合的平臺。

不過記者注意到,此前車享鏈(英文簡稱“CSC”)也對外宣布其為國內首個共享汽車出行領域區塊鏈項目,本報此前就曾報道車享鏈激勵代幣車享豆將于虛擬幣交易平臺上線。

此外,與GoFun出行區塊鏈平臺同年發布的某共享汽車+區塊鏈平臺白皮書也發行了區塊鏈區塊鏈獎勵幣。據稱“幣總量有限,用戶可以開車出行賺取獎勵,也可以通過挖礦獲得幣。越早加入收益越高。”

相似的是,GoFun出行也表示過能量方塊總量有限,用戶完成相應任務就可以產生相應數量的能量方塊,成為用戶在平臺上的數字資產,實現“用車即挖礦”。且前期參與更有優勢。

天眼查顯示,GoFun出行運營主體為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平臺。前三大股東為北京首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首都旅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大眾汽車(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分別持股28.85%、27.44%、20%。

GoFun出行APP顯示,用戶可以使用區塊鏈錢包進行GFC轉賬,也可以收到來自朋友的GFC。

也正是這一轉賬功能,GFC開始被用于交易。

“變現是王道,就好像比特幣本身就是一串代碼,就看市場賦予它什么價值。”在群里,記者看到每1個GFC價格在0.1元~0.15元人民幣間浮動。而在GoFun出行官方APP中,15個GFC可以兌換3元代金券,也就是說1個GFC可以充當0.2元現金抵用券。

但顯然買賣GFC的用戶對積分變現的興趣超過了使用積分在GoFun生態內消費的興趣。該群的群主正是GoFun能量方塊持有數量排行榜的第一名,他通過將用戶名稱改為自己的微信號來吸引用戶參與買賣GFC的交易。

GoFun共享汽車CEO譚奕曾公開表示,“現在它(能量方塊GFC)的價值跟積分商城是一樣。但未來它有沒有可能變成一個幣,變成1000萬、變成一個億,我不知道,因為我們到目前為止沒有發行的體制,我們要看監管機構的政策出臺。”

而上述群主也引用了譚奕的這一段話,并配上文字表示“圈內人想必秒懂,‘能量方塊’,這不就是Token(通證)嗎?譚奕留下了讓人揣摩的一段話。”

根據GoFun出行官方介紹,能量方塊是依托于區塊鏈技術,基于個人GoFun出行活動而產生的獎勵。用戶日常打開APP完成包括每日簽到、邀請好友、完善身份信息、每日用車等任務,即可獲得萃取力,從而捕獲更多的能量方塊。能量方塊總量有限,且每2年產出量減少一半,隨著時間推移獲取難度越來越大。

眾所周知,比特幣總量也同樣有限,經過固定時間產出量也會減半,這是比特幣設計者保持比特幣流通量與采用量一直來實現增值的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國監管對于比特幣(ETC)、以太坊(ETH)等虛擬幣仍持有警惕。2017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將ICO(首次代幣募資)定性為非法融資行為,全面清退國內融資代幣和虛擬貨幣交易業務。

暫時無法與互聯網技術形成區分度

時任GoFun出行產品技術研發中心 SVP 佘橋曾公開表示,GoFun的區塊鏈平臺GFChain是一條基于以太坊開源做的聯盟鏈。那么,能量方塊GFC與以太坊、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相比有何區別?與傳統積分相比又有什么好處?對此,記者向GoFun發去采訪函,在發去采訪函后,包含譚奕與佘橋上述發言的稿件被刪除,但未收到公司回應。

積分是互聯網的產物,在商業世界中承擔B端(企業)與C端(用戶)的紐帶作用。通常B端商家使用積分對標自身生態內的各種權益和,以維護用戶的黏性和忠誠度。

而區塊鏈積分的發行是基于區塊鏈底層技術的,以技術支持Token經濟體系的運轉,無中心化管理機構。業內共識在于,比特幣在無中心化監管和管理的情況下,運行十年便是區塊鏈Token成功的范例。

不過互鏈脈搏研究院研究員元尚指出,區塊鏈產品的產品設計者們在通證(積分)模型的設計上,對于勞動量的定義太過隨意。首先,用戶的消費行為不能視為勞動。很多所謂區塊鏈產品把用戶的消費行為視為勞動,比如閱讀文章、購買商品。區塊鏈產品對這些消費行為進行激勵,其代價就是其自身的通證一文不值。其次,用戶對產品方單方面的勞動貢獻,在市場上沒有價值。一些產品號召用戶為產品拉人頭,然后給予通證激勵。但產品方又不用真金白銀回購這些通證,那么通證的價值也將歸零。最后,在系統內消化通證,通證的能量會越來越低。

區塊鏈為價值互聯網提供價值傳遞層面上,國信證券海外小組研究報告也指出,互聯網發展到現在,主要作用是讓信息在互聯網上流通,信息以復制的方式傳播(A復制到B)。區塊鏈構建的“賬本”以開放透明、不可篡改、對等互聯、易于追溯的特征,構建基于信任機制的基礎設施,讓數字資產的價值在互聯網上高效地流通,數字資產在互聯網上發生價值轉移(從A過戶到B,而不是從A復制到B)。

暢由積分聯盟副總裁陳建偉認為,長期以來,積分屬于發行企業的營銷成本。穿透來看,積分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純粹的營銷活動,究竟本質并無實際價值,企業也未準備相應兌換成本;另一類則是有價值的積分,企業準備了相應的兌換成本——資金、商品或者服務,這一類積分通常會遇到的問題是企業后期抵賴,設置門檻阻擾用戶兌換或者清零用戶積分,導致積分的價值遠遠低于企業最初宣傳時所聲稱的價值。區塊鏈技術發展之初,各界看到了其中的機會,認為區塊鏈技術可以解決企業抵賴問題,將積分的所有權真正從企業身上剝離至用戶手中。“但不容忽略的是,積分始終仍是一個中心化的企業通過積分回饋挽留客戶的工具,區塊鏈使得積分不可篡改、公開透明以及使得積分可以跨發行企業進行流通一定程度上是違背了中心化企業發行積分的初衷,發行企業通過區塊鏈改革積分的動力缺失,造成了區塊鏈+積分應用落地難有突破。”

有長期研究數字經濟學者認為,互聯網積分獎勵用戶的行為已經存在多年,十分成熟。區塊鏈通證與互聯網積分的主要區別在于,通證存在稀缺性發行數量有限,而傳統的互聯網積分并無上限。不過通證發行因為存在募資紅線(即ICO)在國內尚未受到法律許可。“簽到、玩游戲獲得積分在互聯網時代已經是非常成熟的體系,企業在自己生態內可以決定積分獎勵。但是通過區塊鏈+積分這種方式吸引用戶,如果不能實際解決問題、(從傳統積分變為區塊鏈積分的)邏輯無法自洽的話,就存在偷換概念之嫌。”

“如果不是為了募集資金,有很多企業慣用的做法是使用本來公司固定的營銷費用,去做區塊鏈積分投入,這樣既可以回饋用戶(福利),又可以順便做區塊鏈創新概念營銷。”上述學者補充道。

某大型科技公司研究員負責人坦言,目前為止,尚未有區塊鏈積分應用在國內形成商業模式。企業基于聯盟鏈開展區塊鏈積分后,其自身仍是中心化的一家,并未去中心化,讓區塊鏈技術失去了本身有的意義。炒作概念以后,未能讓業內乃至旁觀者看出區塊鏈技術與互聯網技術落地積分場景的區別度。“再者,有些機構并不是不想讓用戶花錢購入代幣,而是受國家政策所限。用戶通過簽到、做游戲等勞動換取所得,即便通證本身未進行募資,也屬于投資物范疇。”

“究其本質,區塊鏈是一種封閉式的‘互聯網’,它通過擴大節點搭建信用機制,犧牲效率換取安全是區塊鏈的本質。互聯網有中心服務器,而區塊鏈沒有中心,在傳遞信息的過程中,區塊鏈必須通知各個節點,所以不可篡改、增強了信任度與安全度,但如此一來區塊鏈的效率較之于互聯網也大打折扣。”上述負責人補充道,模式創新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是硬科技創新的時代,如果某一落地場景,讓用戶感受到兩種技術區分度不大,則說明技術不夠硬。【責任編輯/李小可】

來源:中國經營報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區塊鏈】共享出行GoFun試水區塊鏈 鏈上積分應用價值成謎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