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腦開發”培訓機構:加盟合作機構53家 培訓資質存疑

“你的孩子與天才的距離,只差一套潛能開發方案!”

“只需兩天時間,就能獲得‘超感知力’。”

“讓你的孩子實現‘蒙眼識字’‘閃電閱讀’‘過目不忘’。”

……

記者在山西多地采訪發現,一種打著“全腦開發”旗號的培訓班,陸續在暑假來臨前后恢復營業。培訓方聲稱,其課程基于量子力學理論,能讓孩子“蒙眼識字、過目不忘”。因此,盡管收費動輒上萬,這類培訓班仍受到眾多家長追捧。

“全腦開發”真有那么神奇嗎?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收費一萬九,兩天變“神童”

近日,記者前往太原市一家“全腦開發”培訓機構采訪。在“道蒙開智全腦潛能開發”幾個不起眼小字的指示下,記者爬上黑暗擁擠的樓梯,來到了該機構的一家教學點。

這家培訓機構從6月4日起恢復線下培訓,暑期更有不少家長前來咨詢。

宣傳資料顯示,該機構創立于2010年,是國內第一批青少年腦潛能開發與培訓的機構之一,率先引進馬來西亞先進的ESP超感知全腦平衡潛能開發體系,提供的課程主要有潛能開發、過目不忘、量子波動速讀、閃電掃描、超級記憶、超腦速算等。其中,最核心的是潛能開發。

機構負責人郝女士介紹,潛能開發就是要開發孩子的“超感知力”。“孩子的超感知力是存在的,需要大腦極度專注時,才能激發出來。經過開發的孩子,能做到蒙住眼睛,通過用手摸、耳朵聽、鼻子聞,就能感知到顏色、漢字等。”

為了打消家長的疑慮,郝女士請來一位曾經的學員“現身說法”。這位馬上要升入小學6年級的女孩,將不同花色的撲克牌放在一個黑色的套袖中,只見她閉上眼睛,用手在里面摸索著,不一會兒抽出一張牌,并準確說出了花色。

“這不是在騙人。這是我們通過音樂、冥想、溝通引導等方式,激發孩子右腦所取得的成果。”郝女士說,“今天您送來一個寶貝,明天我們還您一個天才。”

要實現這一“奇跡”,郝女士稱只需培訓兩天,但收費卻高達19800元。“我們的價格已經比疫情前減少了1萬元。”郝女士說,受疫情影響,他們還開設了線上課程,30課時收費15800元。“論效果,肯定是面授課好。”

針對學生近視問題,這一機構還推出“視力回源”課程,聲稱依靠大腦強大的自我療愈潛能,不打針、不吃藥、不針灸、不手術,就能使近視得到改善,且當天就可以見成效。

在疫情之前,記者就曾多次來這家培訓機構采訪。盡管接待人員不同,但說辭基本相同,并且每次都有學員“現身說法”。有的學員能夠通過手摸,“感知”到來訪者的身份證信息;有的學員說,經過培訓后,自己像是開了“天眼”,能“感知”到很多東西,“比如在考試中,能‘感知’到選擇題的正確答案在發出亮光,這種能力可以幫助我取得好成績。”

在此前一次采訪中,記者看到,工作人員會對前來咨詢的孩子進行腦電波測試。“圖表顯示孩子腦能量不足,不夠支撐一天的學習。此外她的學習能力較低,注意力也不夠集中,應付初高中的課程會比較吃力。”在對一位從外地趕來的孩子進行測試后,工作人員對孩子家長說。還有不少孩子被診斷出“脾胃不好”“呼吸道炎癥”“近期睡眠不足”等各種問題。

記者了解到,該機構的創始人是一位被稱為“方老師”的男士。這位方老師說:“我們開設機構的十年時間里,培養了成千上萬的孩子,在全國擁有加盟合作機構53家。”

該機構另外一位老師則表示,12周歲以前的孩子,可以保證通過一到兩天的集中培訓,當即具備“蒙眼辨色”的超感知能力,否則全額退款,“但我無法保證一次培訓在學習上的具體效果。想提高成績,還需要家長長期、耐心的配合訓練。”

近年來,“全腦開發”培訓機構迅速擴張,從東南沿海進入到中西部省份,從大城市深入到小縣城。

記者在山西多地走訪發現,此類機構遍地開花。僅“道蒙開智”,就在山西運城、臨汾、長治等地設有分校,河北保定、四川成都、海南海口也有它的分支機構。

這類機構的收費多在萬元以上,有的只設有“全腦開發”課程,有的則在文化課培訓基礎上,加入“全腦開發”內容,有的則是借“全腦開發”之名,進行記憶力、專注力的培訓。

太原市另一家名為“啟能開智”的培訓機構,在今年4月就恢復了培訓。該機構提供的課程與“道蒙開智”類似,有些課程甚至介紹都雷同。原來,這一機構創辦者是一名家長,她的孩子曾在“道蒙開智”參加過“全腦開發”培訓。

家長態度不一,培訓資質存疑

“還報什么課外補習班,這個才能學到真本事!”記者加入一個“全腦開發”家長群后,發現有的家長對這套理論深信不疑,他們每天督促孩子打卡,將練習蒙眼辨色、倒背古詩等視頻發到群里,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則會進行回復和鼓勵。

更多家長盡管存有疑慮,但仍給孩子報了名。

“聽培訓機構的老師介紹,超過12歲效果就不好了。當時孩子年齡快到了,想趕緊給她開發一下,省得將來后悔。”兩年前,太原市民劉女士就給女兒報了29800元的潛能開發課。她告訴記者,女兒剛開始培訓時還有效果,有時候也能摸準顏色,但后來就不行了。

“摸到紅色的卡片感覺熱熱的,藍色的比較涼爽,綠色的感覺清新。”劉女士12歲的女兒并不能清楚描述老師是如何教的,但卻說自己喜歡上這個課,“覺得好玩,比平時上的課外輔導班都好玩。”

在被問到對學習有沒有幫助時,劉女士女兒卻回答“我也說不好”。

記者了解到,有些孩子專程從外地趕來太原學習,不少孩子的家庭并不富裕,父母省吃儉用,盼著通過潛能開發,讓孩子在學習上更優秀。

也有家長在試聽后表示懷疑,“本來想了解一下課程,考慮要不要趁著暑假給孩子報名”,在太原某大學任教的李女士說,“但工作人員宣傳得太夸張了,而且也不保證能提升學習成績,現在不準備報名了。”

據調查,“全腦開發”培訓機構之所以能迅速擴張,原因就在于其收益頗豐,舉辦門檻又比較低。

還有不少培訓機構是家長體驗到“神奇”效果后,繼而參與創辦的。這些機構普遍存在證照不全的問題,創辦者和培訓教師所持的資質證書更是五花八門。

“道蒙開智”培訓教師向記者出示了由“中國全腦開發教育研究院”頒發的證書。記者在民政部中國社會組織公共服務平臺和天眼查系統上,均未查到相關注冊信息。

還有創辦者出示了由“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學前教育工作委員會”頒發的證書,以證明持證人具有高級全腦潛能開發師資格。記者同樣未查詢到這一頒證機構的有效注冊信息。

科學的盛宴還是騙子的狂歡

通過潛能開發,孩子就能蒙眼識字和辨色,這背后有科學依據嗎?

“道蒙開智”培訓機構的方老師說,人的大腦有140億到200億神經元,其中右腦的信息儲存能力、運轉速度、深層記憶能力是左腦的100萬倍,“但普通人右腦的使用率為3%到5%,所以每個孩子都具備成為天才的潛力。”

“只要是物體就會散發波,也就是能量。基于這一理論,孩子通過‘超感知力’培訓,就能接收到物體發出的能量,從而可以輕易做到‘蒙眼辨色’‘蒙眼認字’。”一位“全腦開發”培訓機構負責人這樣說。

物理學家和醫學專家并不認同這樣的觀點。

山西大學理論物理研究所張云波教授說,微觀世界需要一套新的理論來描述,這就是二十世紀初發展起來的量子力學。波函數是量子力學中描寫微觀系統狀態的函數。這里的波和能量沒有直接關系。

“目前的自然科學研究表明,眼睛之外的身體部位,是無法看到事物的。”山西醫科大學生理學教授張策告訴記者。

“現代分子神經科學和腦功能的研究,雖然取得了大的進展,但并沒有開發出革命性的教育途徑,更沒有締造神童的能力”,浙江大學神經科學研究中心教授康利軍告訴記者,有些機構宣稱的“超感知力”,國內外都沒有相應的科學理論支撐,也不符合人類感知原理,更沒有確切的實驗證據能夠證明。

監管盲區待填補,“神童情結”需摒棄

相關專家表示,近年來,一些前沿科技經常被不良商家利用,成為圈錢工具,比如“量子項鏈”“量子面膜”“引力波鞋墊”等,都曾在網上熱賣。

“對于這些前沿科技,公眾的了解只停留在表面,甚至還有誤解,這就給不良商家打著科學旗號干偽科學的事,提供了可乘之機。”張云波說,這也表明相關部門的科普工作還不到位,公眾科學素養亟待提高。

對此,張云波等人建議,應從國家層面建立具有影響力的科普平臺,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向公眾介紹相關科學理論。另外,還應調動專業人士積極性,利用節假日,在圖書館、科技館等公共場合舉辦專題系列講座,讓社會上的偽科學無處藏身。

盡管培訓內容真偽難辨,但由于所屬監管部門不明確,對此類機構的監管一直存在困難。

民辦教育促進法規定,教育行政部門負責審批從事文化教育的民辦學校。但教育部門基層工作人員對“全腦開發”培訓是否應該由自己監管,存在不同看法。如“道蒙開智”所在的太原市迎澤區,當地教育局認為,該機構從事的并非文化課培訓,不應由教育部門監管。

市場監管部門工作人員也表示,對于有工商營業執照的培訓機構,如果所從事的業務在其經營范圍內,他們只能監管其是否存在虛假宣傳,很難對培訓內容的科學性進行鑒定。

此外,也有專家表示,“全腦開發”之所以能遍地開花,本質上源于家長的“神童情結”。“培訓機構通過刺激家長的焦慮,宣傳培訓奇跡,讓家長忍不住掏錢給孩子報名。”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要讓這類培訓絕跡,需要家長有基本的常識,從教育焦慮中走出來。【責任編輯/安寧】

來源:新華網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全腦開發”培訓機構:加盟合作機構53家 培訓資質存疑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