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也現財務丑聞:德國電子支付巨頭造假157億,然后"猝死"

從云端跌到谷底的滋味是什么樣的?

德國電子支付巨頭Wirecard今年的境遇或許可以為“童話破滅”做一個完美的詮釋,而其高管的亡命更是讓人感覺仿佛小說情節走進了現實。而該丑聞的牽涉之大,涉及知名投行、基金,乃至德國政壇。

今年6月,接受審計的Wirecard被發現19億歐元(約合157億元人民幣)現金余額下落不明,最終公司承認這19億歐元根本不存在。

隨后,該公司有高管迅速逃亡并銷聲匿跡,也有前高管悄然殞命。巨大的財務“黑洞”是如何被粉飾的?真相的調查可能需要耗費數月時間。

德國證券交易所表示,計劃本月晚些時候將深陷財務欺詐丑聞的支付公司Wirecard從德國藍籌指數(DAX30)中移除。據悉,DAX指數的新成份股將在格林尼治時間8月19日20時公布,并將在8月21日德國股市收盤后生效,這也將是Wirecard留在DAX指數的最后一天。

至此,曾經童話般興起,被視為德國金融科技界未來之星的Wirecard神話將就此畫上句點,甚至成為了德國金融監管抹不去的污點。丑聞持續發酵,讓前不久宣布參與明年總理大選的現任德國財長肖爾茨的選舉之路也蒙上了一層陰影。

“童話故事”般的輝煌發家史

Wirecard于1999年成立,2006年年底推出互聯網支付服務,允許用戶通過在線注冊Wirecard賬戶來開戶。注冊用戶可以利用Wirecard服務來進行現金、銀行卡支付、轉賬付款,電匯及本地匯款等各種支付活動。

在亞洲電子支付興起后,Wirecard首席執行官馬庫斯·布勞恩(MarkusBraun)發現商機,大舉進軍亞洲,先后在迪拜、新加坡和菲律賓等地設立了子公司。

這三家子公司為Wirecard貢獻了超過八成的利潤。

2018年,Wirecard取代了德國商業銀行,加入了德國DAX30指數。此后,該公司在巔峰時市值一度達到240億歐元(約合1977億元人民幣)。去年4月,Wirecard還得到了孫正義的日本軟銀集團提供的10億美元(約合69億元人民幣)投資,以幫助其進入韓國、日本市場。

去年9月,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時,也曾向業界推薦過這家支付公司。當時,在中國新一輪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前景下,Wirecard曾被認為最有可能成為首家進入中國支付清算業的德國公司。隨后在去年10月,Wirecard便公告稱以至多8070萬美元(約合5.58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入股收購商銀信支付服務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商銀信”)所有股份,交易后持有商銀信的80%股份,并在兩年后以期權認購剩余的20%。

不過,今年4月30日,商銀信已收到中國央行的巨額罰單,因挪用備付金、擅自中止支付業務等16項違法行為被央行罰沒合計1.16億元,是中國支付行業迄今為止收到的最高額罰單。天眼查信息顯示,Wirecard目前仍對商銀信擁有9.36%的股權。商銀信公司則因違反財產報告制度在6月2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為失信公司,公司及其創始人林耀被法院限制高消費。

與此同時,遠在德國,Wirecard精心編織的財務報表也被人撕破了偽裝。

財務丑聞掀起金融風暴

今年6月,Wirecard被曝出財務丑聞,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稱無法核實該公司存放在菲律賓銀行中的19億歐元現金,兩家菲律賓的銀行隨后聲明稱該公司并不在其客戶名單中,Wirecard提供的兩家銀行相關文件和憑證均系偽造。

此后,Wirecard不得不宣布下落不明的這19億歐元現金余額根本不存在。

僅僅一周后的6月25日,Wirecard向法院申請破產,更被曝出欠下近40億美元債務,公司的股價一周跌去97%,包括CEO和COO在內的公司高管離職。

慕尼黑國家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稱,Wirecard前高管涉嫌與他人合謀,通過偽造業務來夸大公司收入,造成了該公司頗具財務實力的假象,也使其成功融資32億歐元(約合264億元人民幣),是一起“商業團伙欺詐”行為。

在資本市場,美國的“安然事件”早已成為會計造假的著名案例,今年瑞幸咖啡的22億元人民幣虛假交易也令外界驚愕。Wirecard的19億歐元造假規模,相當于4倍的安然、7倍的瑞幸,已然成為德國的一大財務丑聞,引發人們對現任德國財長肖爾茨監管下的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的質疑。

事實上,早在去年1月,就有消息稱德國金融監管局收到匿名舉報人關于該公司違規行為和財務問題的舉報,并展開調查,但德國金融監管局隨后采取罕見舉措,禁止做空Wirecard的股票,以減小這些指控造成的損害。這是德國歷史上首次官方禁止做空單一股票,在全球范圍也屬罕見。

隨著今年6月Wirecard財務丑聞的曝光,德國金融監管局也最終報告Wirecard涉嫌操縱市場。監管局局長出面道歉,稱該局是應為Wirecard的“徹底災難”負責任的機構之一,但同時也就該機構前所未有的賣空禁令做了辯護。他說,當時該機構不得不這樣做,因為發現了可能的市場操縱的跡象,包括內幕交易。但德國政府近日披露,有1/5的金融監管局員工自去年起至今年6月前——正是針對其的調查進行期間——發生了異常的大額Wirecard股票交易。

目前,Wirecard股價跌至1.21歐元,軟銀10億美元投資損失超95%,購買的Wirecard債券的共同基金和退休基金現在面臨巨額損失。軟銀之外,該丑聞還牽扯到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機構貝萊德集團(BlackRock)和歐洲機會信托基金:前者持有Wirecard股份達5.57%,后者至5月底對Wirecard比例持股達基金總金額的10.34%。

此外,其他多家國際知名投行、基金也被卷入其中。據Wirecard公司披露,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國銀行、花旗、法國興業銀行等都是Wirecard的主要機構投資者。在丑聞被揭發的前一天,美國銀行還增持了Wirecard公司0.28%的股份。德國商業銀行更是因Wirecard造成的巨額損失,而放棄了全年盈利目標。

目前,兩大信用卡機構Visa和萬事達已準備終止與Wirecard的合作。一旦合作終止后,Wirecard將無法使用Visa卡及萬事達卡網絡處理支付交易,這會對其業務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據慕尼黑檢方估計,在Wirecard丑聞及破產案中,銀行和投資者估計蒙受損失30億歐元。

公司高管失蹤引發國際通緝

相比公司的“財富神話”,Wirecard高管的行蹤更像是一部充滿謎團的推理小說。

在丑聞曝光后,Wirecard創辦人、總裁布勞恩(MarkusBraun)引咎辭職并自首,兩次被逮捕,目前正接受司法調查。德國聯邦刑事犯罪調查局稱有新證據表明,從2015年開始,包括前首席財務官萊伊(BurkhardLey)在內的幾名高管從第三方供應商那里獲得了收入,使公司實際虧損的業務在財務報表上看起來盈利。

其他被拘留的公司高管還包括最近被停職的會計主管埃爾法(StephanvonErffa),以及在迪拜負責中東信用卡系統的貝倫豪斯(OliverBellenhaus),后者本月早些時候從迪拜回國自首后被捕。檢察官懷疑這些高管合謀欺詐、虛假陳述和操縱市場。

但經歷最傳奇的還是Wirecard前首席運營官兼亞洲業務主管馬薩勒克(JanMarsalek),他自6月底以來至今行蹤成謎,并引發了一場國際搜索。

馬薩勒克主要負責Wirecard的亞洲業務以及監督該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關系。這些第三方公司在Wirecard沒有許可證的市場中處理Wirecard的電子付款業務。

據悉,馬薩勒克警惕性極高,在德國方面的拘留令還未批準之前就已出逃。6月底時,德國檢方曾透露,正與國際刑警機構互助,發出對其的國際通緝令。當時一度有信息稱,馬薩勒克于6月23日出逃菲律賓馬尼拉,第二天轉機前往中國后不知去向。但此后,菲律賓當局表示,移民局官員偽造了馬薩勒克出入境信息,此人當前似乎不在菲律賓。7月中旬,又有媒體報道稱他可能在入境菲律賓后前往白俄羅斯或俄羅斯藏身,但警方至今仍無明確線索。

財務造假157億元,德國電子支付巨頭猝死

而上周,與馬薩勒克之前往來密切的一名財務造假關鍵人物被菲律賓司法部宣布死亡,使得馬薩勒克的故事再添一層疑云。

該死者名叫鮑爾(ChristopherBauer),44歲,2007年參與成立Wirecard在菲律賓的首家分支機構,此后離職,但通過兩個伙伴公司與Wirecard有密切業務往來。3月初,他曾和馬薩勒克一起,在馬尼拉接待了畢馬威的特別審計員和安永審計員。當時據這兩名高管透露,鮑爾的公司業務涉及網上博彩業和色情業的“高風險顧客”。菲律賓當局表示,圍繞Wirecard丑聞的調查需要數月時間。當局反洗錢機構正在對多達50名個人或機構進行調查。

當前,國際刑警組織已提高對馬薩勒克的通緝等級至最高的紅色,德國聯邦刑事警察局也正式在其網站、電視和社交媒體上發布海報及照片,呼吁公眾繼續幫助追蹤馬薩勒克的行蹤,一場轟轟烈烈的國際大搜索正持續展開中。【責任編輯/安寧】

來源:第一財經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德國也現財務丑聞:德國電子支付巨頭造假157億,然后"猝死"
深陷會計丑聞,“歐洲支付寶”Wirecard引發多重問題
安永指責Wirecard巨額現金失蹤是精心策劃的欺詐
造假21億美元,CEO離職,翻版瑞幸Wirecard發生了什么?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