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創業大逃殺:如果不想出路,就只有死路一條

獵殺還在繼續。

6月底59款APP禁用風波還未消散,“印度政府再次出手中國47款應用、還在審查275款”的消息在各大印度創業者群中傳開。消息真假未知,但被掃射過的每位創業者都像坐在了火山口。

騰訊的《絕地求生》、阿里巴巴的《全球速賣通》、小米公司的《Zili》,還有字節跳動的《Resso》和《ULike》...赫然躺在傳言中的封殺名單上。從TikTok、Helo、UC Web、WeChat等巨頭到Club Factory、Bigo Live等在印度頗見成效的中型成長型公司,面對來勢洶涌的封殺禁令,沒人敢信誓旦旦宣稱自己是幸運的那一個。


對中國APP的抵制還在升級

印度,作為中國創業者出海的必爭之地,曾被譽為收割流量紅利的黃金市場。過去五年,無數做著超級應用夢的創業者和投資人都在此地投擲重金。然而,這個一向以“慢”著稱的國度,在對中國產品下手時卻雷厲風行且毫不手軟,這也讓很多依然身處當地的創業者開始質疑此前苦苦堅持的印度掘金夢。

“這對中國創業者而言,無疑是一場劫難,在印度躺著賺錢的時代結束了。”一位滯留在印度的創業者稱。

當長期主義在黑天鵝困境前失效,當抵制中國逐漸成為一種“政治正確”,當個體判斷無法左右當前局勢,每個人開始陷入“無序波動”中,事實也開始逐漸明晰:印度已然不是過去心馳神往之處,接下來如果不想出路,就只有死路一條。

“所有人心態都變了”

“完了,出大事兒了。”

禁令傳來后不久,在印度從事金融行業的孟鑫起初并沒有太大感知。直到他看到朋友公司的賬號被凍結,過去積累的百萬級、千萬級粉絲處于清盤狀態,尤其是微信無法使用后,他才真正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很多在印度的創業者心里也沒了底,各種聲音開始涌現,有人說只是封禁APP的簡化版,另一種說接下來封禁還會繼續,人心惶惶。他們自發建立了各種群互通消息:TikTok退出了、WeChat終止運營了,一個又一個的消息時不時在群里蹦出來,刺激著大家敏感的神經。

8月20日晚,阿里正式宣布將停止UC瀏覽器和其他創新業務在印度的服務。就在不久前,有知情人士稱UC Web已經暫停了在印度的運營,并裁掉了350多名印度員工中的近90%。“在印度的中國創業者目前無疑正在經歷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孟鑫稱。此時,已經無關你是巨頭還是中小創業者。


在自發組織的釘釘群中,每個人分享著自己的動態以及最新的歸國航班信息

印度游戲社交從業者林鵬告訴虎嗅,盡管他們作為小公司沒有出現在禁令名單上,但依然受到了波及,他們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Dokypay在半個月前也被禁了。支付功能受阻,付費業務也遭到停滯。在找到新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業務得以運轉后,團隊也開始更加謹慎起來。“不敢發展太快,怕被盯上。從白天到晚上一直戰戰兢兢,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盡管沒有引起政府注意,得以幸存下來。但對于林鵬這類中小創業者而言,隨著中印關系的撲朔迷離,團隊心態上開始發生變化,“畢竟賺的是印度人的錢,在考慮以后這個市場要不要退出。”

林鵬稱,在禁令下達前,中國創業者在印度的氣勢很高漲,在很多榜單上,中國公司也都榜上有名。TikTok的成功也給了很多人信心。“他們在印度也開始慢慢商業化,第二波紅利正在到來。”“出現這種事情,很多人都傻了眼。”

“目前情況就是哀鴻遍野,一點都不夸張。”跨境電商從業者程天浩說。在禁令下達之前,程天浩的公司正在進行A輪融資,不出意外,馬上會有八百萬美金到賬,在禁令下達后,這筆投資也化為泡影。“封禁以后,中國人的投資也開始走政府審批通道,不確定性太多了,而且其中的風險也很大。”

有位長期關注印度市場的投資人稱,接下兩年內不會重點關注印度市場,會把投資方向轉到東南亞等市場,“沒辦法不顧慮目前局勢對中國創業者的各種局限,無論是法律層面還是實際營商層面。”他表示。

從創業者到投資人,一紙禁令下,所有人的心態開始改變,大家正在慢慢失去信心。

“已經沒有生意了”

“大家被困在這兒,已經沒有生意了。”中印跨境電商創業者程天浩表示。

據他介紹,印度實行區域化限制后,當地員工無法回到崗位上正常工作。程天浩在印度的很多員工,由于家在比較偏遠的地方,很多人是做火車上班,區域化限制實行后,他們沒有辦法從家到公司上班,每天能真正到公司工作的就只有兩到三個人。

除此之外,清關也越來越嚴。據印度《經濟時報》報道稱,由于中印邊境局勢緊張,海關開始加強檢查從中國運往印度貨物的力度,所有物品都要進行100%的查驗后才能清關。在物品流通緩慢之時,雇員的工資,倉庫和辦公室的租金,卻要如常交付,每個月都要燒十幾萬元。但錢燒燒到6月底,很快就入不敷出。

“實在熬不下去了”,無奈之下,程天浩只能裁員節約開支。“現在公司的人基本已經走光了。”接下來能撐多久,他也不知道。程天浩相熟的朋友,也是一位創業者,為了節約開支,不得不從印度高檔小區搬離,租的1000多平辦公室,結果還沒派上用場,就退了租。


“天上地下只在一瞬間。”很多在印度的創業者形容一年前和目前印度創業局面的強烈反差。

一年前,中印跨境電商創業者Club Factory創始人樓云在接受虎嗅采訪時,對印度電商市場充滿希望。“印度互聯網人口仍在快速增長,在印度手機往往被當做第一件家用電器購買,一個印度人可能什么都沒有,但卻有一部智能手機。互聯網人口紅利釋放,已經開始推動印度供應鏈物流支付消費等方面的發展。”樓云當時曾表示。

但禁令下達后,Club Factory作為頭部企業被封禁后,沒有人知道它們最新的發展動態。虎嗅試圖聯系Club Factory相關人員,一直未能得到回復。“Club Factory模式比較重,牽扯的供應鏈既長又敏感,印度市場被禁后,全球化業務等于處于停滯狀態。”一位接近Club Factory的知情人士稱。

每個人都被焦慮的情緒籠罩著。

“時刻都在擔心雙方會不會鬧到了不可開交的地步。”在印度做線下貿易的創業者徐陽稱。盡管目前抵制更多來自于民間機構,但他也沒法不擔心政府隨時變本加厲的對外政策,比如中外合資公司五年內要在當地實現30%的商品采購。

2004年,大學畢業后就留在印度創業的徐陽,曾對這個落后中國至少20年的國家賦予厚望,但自六月份以來,中國出海的大型基建公司,電力、鐵路等中國人負責的業務,全部被叫停后,之前一心想老老實實待在印度的他,開始“覺醒”。

盡管公司的注冊法人是他的妻子,一位印度當地人,公司80%以上的股份也在他妻子名下,但這種預防對目前局勢也沒有起到太大作用。為了防止“生命線被切斷”,接下來,他打算把公司搬回國內,以中國公司為主體,印度只是為輔助,安排一些客服和倉儲等基礎部門。

“主要是現在生意基本處于停滯狀態,不得不給自己想后路。”他無奈的表示。“不能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接下來,他準備開拓東南亞、中東等其他市場,抵御風險。

相比于徐陽這類通過“撤退”來抵抗對現實的無力,還有相當一部分人不甘就此退出曾經拋灑青春和汗水的地方。

求生,求生,求生

“你走在印度大街上,隨便問一個有智能手機的人,TikTok是中國的,WeChat是中國的,華為是中國的,大家都知道。”“中國的商業模型在這里已經慢慢跑通了,現在撤走實在太可惜了。”2018年去到印度的現金貸創業者李巖表示。

“不管怎么樣,我還是希望能夠待在這里。”李巖強調自己誓要在印度待到底的決心。

在接觸到的采訪對象中,李巖是為數不多的樂觀者。對中國公司的禁令下達前,他所從事的現金貸業務也真正吃到了紅利。隨著事態的發展,現實很快給了李巖一記耳光。

疫情的到來,加上禁令的影響,很多印度當地人失去工作,這也使得李巖現金貸業務壞賬率變高,甚至一度高達50%。等于每個周期減少了至少5%的利潤。“一半的人不還錢,用戶說現在在被隔離在家沒有錢,后來和用戶商量,不還利息,只還本金,就給銷賬,但到現在很多本金還沒有收回來。”

現金貸公司,資金量有限,加上房租各方面的成本,李巖的公司很快入不敷出。無奈之下,李巖只好切掉現金貸業務,但他依然沒有離開印度的念頭,而是把公司轉型到真金游戲的賽道,繼續謀出路。


為了規避掉被關停的風險,李巖把公司旗下產品的開發者換成了海外賬戶,掛的都是VPN。讓他頗感慶幸的是,由于用戶足不出戶,賦閑在家,游戲等娛樂業務反而成為用戶消磨時間的一種方式。

對于那些已經開始盈利的創業者而言,他們也不希望此時撤出。“畢竟前期已經投入太多,現在剛剛看到回報就撤出去,太可惜了。”在印度做在線教育的創業者張帆表示。

疫情發生以來,張帆便通過線上與當地團隊進行溝通,盡管業務推進變得緩慢,但他表示,接下來還會繼續在印度市場加碼,不會因為封禁放棄這塊市場。“曾經奮斗的地方,有些舍不得。還是想在印度做一些事情,感覺印度還是有希望的,雖然接下來很多事情會很不容易。”

盡管時常會通過新聞看到一些抵制中國APP的消息,但張帆認為,印度國民的這種舉動,并不是明智的行為。“印度之前80%的產品全部依賴中國進口,他們本國暫時沒有辦法能夠消化全部80%,還是需要從中國進口,現在可能會降到50%左右,對于那些小公司或者說之前在印度沒有人脈的公司而言,受到的影響就比較大。”“我們雖然受到影響,但還沒有嚴重到要倒閉的情況。”

被封禁的企業名單還在加長,沒有人知道下一個倒下的是誰,但讓很多創業者慶幸的是仍然有很多忠實的印度用戶為了能夠使用中國產品,自己花錢下VPN。正是這些行為給了包括張帆在內的很多人以希望。

印度,還有機會嗎

印度,曾被視為中國企業全球化的關鍵戰場,也是中國創業者出海的首選地區。

根據Sensor Tower公布的數據顯示,印度2019年下載量排名前10名應用程序中,有六個來自中國。TikTok全球超過20億次的下載量,印度貢獻了近乎三分之一;阿里旗下的UC瀏覽器一直占據著印度瀏覽器市場的霸主地位;早期出海的ShareIt也是印度最受歡迎的工具類應用之一。

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排行前五的手機廠商中,有4家來自中國,分別是小米、vivo、Realme、Oppo,它們占據了印度智能手機市場超過一半的市場份額。


“互聯網女皇”瑪麗·梅克爾在2019年互聯網趨勢年度報告中指出,印度的互聯網用戶量破6億,占全球總用戶量的近12%,體量排名第二,僅次于中國。這也使得眾多創業者紛紛摩拳擦掌,希望把中國互聯網的造富神話在印度繼續上演。但眼下,中國APP大舉攻占印度的美夢正在破碎,所有的一切都在發生變化。

“Bad Times”。來自印度的亞洲關系研究員Lewis形容中印兩國目前的狀態。

他表示沖突之下,個人意志能左右的事情極度有限。“當然,涉及用戶數據的產品是最敏感的,也一定是最先遭殃的,不管數據存放在哪里,只要背后站著中國人,這都是不被允許的。”“這對于中國在印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印度接下來還有機會嗎?此時沒有人能夠給出答案。在多變復雜的局面下,所有人不得不重新看待印度這個市場。大的時代背景下,在整個商業鏈條中,每個個體的命運都如浮萍,隨風飄揚。

來自印度的Kapil,在華為駐印度公司工作,由于國內反對情緒強烈,很多中國員工也已經從印度撤離。他也辭掉了在華為的工作,在一系列事件發生前,他的規劃是來中國留學,但目前來看,這個計劃似乎遙遙無期。對于中國企業的離開,他稱對當地員工就業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我現在還在繼續找工作,但沒有找到合適的。”像Kapil這樣的印度人不在少數,時代的一粒灰,落到每個人頭上,都是一座山。

抉擇還在繼續,張帆的其他創業者朋友,自從今年從印度撤回后,已經表示“之后再也不去印度了。“是很不甘心,但也沒辦法。”張帆稱。“已經下定決心離開了,很難再回來。”他表示,接下來如果印度局勢變好了,他不會再像之前求快,重規模,迅速占領市場,“穩,才是第一要義。”

群里的消息動態還在繼續更新,有人在群里吐槽,花10美金買了一個月Panda VPN,網絡還是很差,WhatsApp經常掉線,圖片都發不出去。有人下載了4個VPN,沖了VIP,還是不能發信息。他們開始一邊關注著飛中國的航班信息,一邊在群里求印度手機卡......

在交流過程中,有人還可以使用微信,有人已無法和家人通話,也有人表示不能聊太久,要用僅剩不多的流量和家人保持聯系。

或許,他們已經意識到,一個時代正在遠去,抓住眼前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責任編輯/江小白】

(注:文中采訪對象均為化名)

來源:虎嗅網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印度創業大逃殺:如果不想出路,就只有死路一條
印度第一運營商巴蒂電信:5G試驗排除華為、中興
印度本土APP迅速崛起,TIKTOK市場立刻遭“瓜分”
印度一再封禁中國App背后:可能有轉機,意不在徹底割裂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