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TikTok起訴美國政府 業內:哪怕不能贏也不理虧

8月23日,抖音海外版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表態:將正式對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6日頒布的第一道行政令提起訴訟,起訴時間在美國時間8月24日,當地的周一。

同時,TikTok正在做最壞的打算,以確保即使該應用在美國被關停,其員工也能繼續獲得報酬。即字節跳動在準備起訴美國政府的同時,也在積極準備“關停預案”。

字節跳動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近一年來,我們懷著真誠的態度,尋求跟美國政府溝通,針對他們所提出的顧慮提供解決方案。但美國政府罔顧事實,不遵循正當法律程序,甚至試圖強行介入商業公司談判。為確保法治不被摒棄,確保公司和用戶獲得公正的對待,我們將通過訴訟維護權益。”

美國律所相關法律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這次訴訟案中,最重要的是中國企業出具何種證據,是否能夠支持法律上的論證。

根據8月6日特朗普發布的總統行政命令,受美國司法管轄的任何人或企業與TikTok母公司的任何交易,都將在45天后被禁止。該禁令的全部范圍尚不清楚,美國商務部部長將有權確定交易的范圍。

國際貿易和供應鏈管理律師、GSC Potomac合伙人蔣兆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現在還要等美國商務部的具體措施,到底如何具體實施總統令。”

北京安理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TMT業務部負責人王新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字節跳動起訴美國政府勝算不大,但訴訟程序是有意義的,可以將問題進一步澄清。

最后的抗爭之舉

8月,特朗普連續兩次發布行政命令,以“國家安全”為由,封殺字節跳動。除去8月6日的交易禁令,特朗普還在8月14日發布行政令,要求字節跳動必須在90天之內出售或剝離該公司在美國的TikTok業務。特朗普同時授權總檢察長(即司法部長)有權采取任何必要措施以執行此命令。

盡管中國這家互聯網巨頭沒有透露將在哪里起訴美國政府,但美國奧斯頓國際法律事務所(Alston & Bird)一位合伙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TikTok可能會選擇在其美國總部所在地加州的聯邦地區法院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也可能會在美國政府所在地華盛頓特區提起訴訟。

上述律師表示,基本上企業在美國發起訴訟,法院都會立案,但是立案不代表原告就會勝訴,法院看重法律的論證。“對于Tiktok來說,起訴美國政府算是最后的抗爭之舉了,因為也沒有其他渠道可以宣泄,提起訴訟算是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公眾聽。”

她還向第一財經記者強調稱,中國企業起訴美國政府要有充分的論證,因為政府行為某些情況下可以不受到司法審查。同時,美國的法律法規、決定、命令在制定中,要時刻考慮正當程序的法律原則。政府如果剝奪了任何個人或者企業的既有財產權,則需要經過正當的程序,所以“正當程序”的論證會變得更加重要。

TikTok計劃在訴訟中針對特朗普訴諸的美國《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進行辯駁,認為該行政命令剝奪了中國公司的“正當程序”權利。

值得注意的是,《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授權總統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后規范商業的權力,以應對外國的任何異常狀況或者“特殊威脅”。

特朗普曾在2018年至2019年期間,訴諸該法律威脅美國駐華企業離開中國。

美國過去未曾純粹因為貿易糾紛,而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宣布緊急狀態。此外,《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受美國《國家緊急狀態法》制約,所宣布的緊急狀態必須每年更新以維持有效。

訴訟的意義

王新銳對第一財經表示,特朗普第一道行政令主要法律依據為IEEPA與《國家緊急狀態法》;第二道行政令依據《1950年國防生產法》修正案。兩者制裁內容不同:前者的限制對象是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后者則強制TikTok剝離其在美業務和資產。

作為上訴方式,王新銳表示,雖然國會有權通過聯合決議的方式終止國家緊急狀態,或出臺法律限制總統在IEEPA中的權力,但迄今為止并沒有任何國會議員提出終止國家緊急狀態的決議。

京師律所創始合伙人封躍平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稱,特朗普發布的第一道行政令依據是其在2019年5月15日簽署的《確保信息通信技術與服務供應鏈安全》行政令,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禁止交易、使用可能對美國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經濟構成特殊威脅的外國信息技術和服務。但特朗普并沒有提供字節跳動對美國帶來不尋常、非常嚴重的威脅的依據,這在較大程度上反映程序違法。

其次,封躍平稱,IEEPA對總統簽署行政令的權力進行了限制,即總統不能以此權力直接或間接地限制或禁止不包含價值轉移的個人交流。如果通過行政令會阻礙Tik Tok作為交流工具的使用,將會突破IEEPA賦予總統的權力范圍。

另外,第二道行政令針對的是2017年字節跳動收購美國Musical.ly的交易無效,予以禁止,因此字節跳動、其子公司、關聯公司和中國股東應按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要求剝離在美國的業務。

封躍平表示,CFIUS是聯邦級別的跨部門委員會,有權審查一切外國對美國投資,判斷其是否損害美國國家安全。但CFIUS的調查結果基本不會受到司法評估的影響,因此較難通過法院推翻。

封躍平表示,雖然字節跳動訴訟勝算不大,但從情感角度來說,通過實際抵抗行動,能夠給到中國企業家、投資人以及國內民眾以市場信心。

王新銳認為通過起訴,字節跳動可以起到對外宣示信心的作用。“如果對不公正的行政令默默接受,那等于對外承認自己理虧。哪怕最后不能贏,但逼迫對方把這件事說清楚,讓規則更加清晰,對企業同樣有好處”。

蔣兆康還表示,Tiktok發起訴訟是處理問題的正確方法。“將貿易和投資守法放在公司策略第一位,而后有問題走法律程序。”他說道,“這個事情應該有好幾個訴訟,涉及許多方面,比如貿易、投資乃至憲法問題。”

做好最壞打算

TikTok美國總經理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8月20日接受采訪時,強烈反對CFIUS的結論。她表示,目前并沒有看到任何能夠支持TikTok對美國國家安全存在威脅的證據,她對CFIUS的裁定感到失望。

字節跳動方面表示,作為關停預案一部分,字節跳動正在積極聯系海外銀行和信投機構,尋求在總統令生效的情況下,也能夠為美國員工支付工資以及維護員工其他合法權益的可能。

對于目前身處被動位置的字節跳動來說,王新銳建議公司層面可以做的主要是向用戶去說明在隱私保護、數據安全方面的努力,反駁不實傳聞,盡量爭取國外普通用戶的認可;其次,目前給字節跳動帶來直接影響的就是行政令,因此公司采取的法律行動也必須具備針對性。

美國發布針對字節跳動的禁令后,市場上先后傳出微軟、推特、甲骨文、谷歌等公司競購TikTok美國業務的意向。由于美國針對字節跳動的總統令范圍極廣,內容高度不確定,字節跳動無法確保在美國政府限制的時間內,達成各方均能接受的處理方案。一旦到達禁令截止時間,美國政府將可以強制關停或者剝離TikTok美國業務。這或許是字節跳動開始準備“關停預案”的原因。

TikTok在美國擁有超過1億用戶,1500多員工,以及數千家合作伙伴。除去官方訴訟,字節跳動的美國員工也在自行發起針對特朗普的訴訟。代表員工提起訴訟的互聯網政策律師邁克·戈德溫(Mike Godwin)表示,特朗普的禁令屬于行政越權,會損害TikTok美國公司員工的憲法權利。【責任編輯/古飛燕】

來源:第一財經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觀點】TikTok起訴美國政府 業內:哪怕不能贏也不理虧
美國禁止政府合同方使用華為等5家中企產品
蘋果公司VS美國政府案件,蘋果和美國政府堅持的是什么?
對蘋果VS.美國政府事件,公眾的評論五花八門,很有意思,此次事件折射出了美國大眾怎樣的情緒?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