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業400億破局:資本加速抄底 巨頭回血封殺新勢力?

7月中旬,和往常一樣,快遞員曉陽(化名)抵達網點開午會。

“老板當時強調以后極兔的快件都直接當問題件處理”,這讓曉陽不解,但“極兔快遞是啥?”此前也并未聽說。

從2月跌入低谷到3月反彈,如今A股上市頭部快遞公司的業務營收已逐漸恢復常態。網傳極兔快遞遭遇封殺,似乎成了快遞公司危機中爬坡“廝殺”升級的一個縮影。

貝殼財經記者統計發現,快遞行業延宕多年的價格戰白熱化,截至7月,快遞單票收入接近2元,剔除跨境業務收入后,部分單票收入接近1元。專家認為,隨著價格戰推進,下半年產業資本會加速在上下游進行并購和重組,擠泡沫和抄底的行動也將出現。

快遞業陣痛后迅速回血,業務量突破400億件

近期,國家郵政局發布統計數據,1-7月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達408.2億件,同比增長23.7%,超過2017年全年;業務收入累計完成4547.1億元,同比增長13.5%。

快遞業在經歷開年短期陣痛后迅速回血,快遞業務量于2月份跌入低谷后3月反彈,后保持上升趨勢,6月后開始趨于平緩。

盡管業務量早早實現回升,但受新冠疫情沖擊,快遞業公司的經營受到了延續更長時間的影響。各頭部快遞公司的第一季度報告數據顯示,1月-3月各快遞公司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普遍同比下滑。

A股上市快遞公司中,申通第一季度的凈利潤僅5836.13萬元,下滑福度最為明顯,與去年同期的4.05億元相比,下降了85.60%。其營業收入35.73億元,也同比減少了20.72%。此前,申通曾解釋稱,受疫情影響,公司實施了面單返利政策與中轉優惠政策,從而導致第一季度營收及凈利潤同比出現下降。

韻達營業收入56.25億元,同比下降15.86%,凈利潤3.34億元,同比下降41.06%;圓通營業收入55.34億元,相比上年度末下降14.12%,凈利潤2.71億元,與上年度末相比下降25.74%;中通營業收入39.16億元,同比下降14.4%,凈利潤3.71億元,同比下降45.6%。

百世第一季度營業收入為54.66億元,同比下降20.5%,公司表示,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給經營帶來的沖擊,以及政府暫時下調高速公路通行費對其客戶產生的影響。

但與此同時,順豐第一季度營收實現行業內罕見的上漲,高達335.41億元,同比上升39.59%;凈利潤9.07億元,同比下降28.16%。2020年1月-7月順豐持續實現營收的同比增長,除二月以外,其他月份的營收均超過100億元。

國家郵政局指出,7月生鮮蔬果大量上市,供給充分、需求旺盛及農產品寄遞方案拓維升級是全行業快遞業務量增長的重要來源,預計快遞服務支撐網絡零售額將超8500億元,同比增加2400多億元。

銀河證券研報顯示,電商景氣度將保持穩定增長態勢,快遞行業仍將享受此紅利,疊加直播帶貨、電商扶貧、跨境購物等新增因素推動,快遞行業在2020年仍將保持較高增速。

進擊的中通:市占率破20%

經過“黑色2月”的營收最低點,申通、圓通在4月開始出現營收的同比增長,韻達也從3月開始持續實現業務量的同比上升。

而目前披露二季度財報的兩家公司中通和百世,第二季度均實現凈利潤的同比上升,中通凈利潤14.54億元,同比上升6.5%;百世凈利潤1124萬元,同比增長73.3%。第二季度中通營業收入64.02億元,同比上升18.0%;百世營業收入84.18億元,同比下降4.2%。

值得注意的是,中通首次披露市占率破20%,重申將獲取市場份額作為戰略重中之重并調整2020年全年預期。中通快遞調高了全年業務量指標為162億件至170億件,增長33.7%-40.3%;公司調低調整后凈利潤為48.0億元至52.0億元。

中通和百世是目前國內頭部快遞公司中,僅有的兩家在美上市公司。今年,中通和百世先后被傳出將回港二次上市。

華興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龐溟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包括上述公司在內的中概股考慮回歸港股市場或A股市場,這既是應對單一上市地監管規則發生重大變化風險的預防性舉措,也反映了上市企業長期的、戰略性的考量。

但快遞專家趙小敏認為,中通目前正在加速國際化,無論是從股價、業績,還是公司治理、融資手段,甚至品牌國際化,鞏固現有的美股上市地位對中通而言更加有利。

價格戰推進并購潮上演,新勢力遭“封殺”

整體來看,2020年上半年經歷了疫情的迅速打擊和后期的緩步回血,呈現出“先降再升”的發展狀態。目前,A股上市頭部快遞公司的業務營收已恢復至正常水平,部分公司7月營收與業務量維持同比增長。

順豐7月物流業務營業收入113.67億元,同比增長36.25%;圓通7月快遞產品收入22.98億元,同比增長6.06%;韻達7月快遞服務業務收入25.50億元,同比下降7.88%;申通7月快遞服務業務收入16.67億元,同比下降6.31%。

針對下降原因,快遞公司的回應基本為單票的資源成本和收入的進一步下降。事實上,快遞行業延宕多年的價格戰從未停止,目前快遞單票收入接近2元,剔除跨境業務收入后,部分單票收入接近1元。

從A股上市快遞公司披露的7月經營簡報來看,快遞單票收入依舊在不斷下降。韻達快遞服務單票收入2.01元,同比下降36.19%;圓通快遞產品單票收入2.16元,同比下降23.10%;申通快遞服務單票收入2.12元,同比下降24.29%。順豐7月單票收入較高為17.87元,但與去年同期的22.61元相比,仍然下降了20.96%。

趙小敏表示,單票收入低除了資本開支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價格戰,“因為部分企業還是希望用價格戰來撬動自身業務的增長,不樂意或者說沒有更大的主動性來擴展自己的邊界、加大投資的力度,所以從價格戰角度來講,我們預期至少還要維持一年左右的時間。”

他表示,隨著價格戰的推進,將來會產生更多上下游企業的合作,包括并購、融合,“抱大腿”站隊的情況也會出現,“下半年產業資本會加速在上下游進行并購和重組,擠泡沫和抄底的行動也將出現”。

事實上,巨頭近期動作不斷,8月,兩家頭部互聯網公司阿里、京東分別出手收購物流企業。阿里全資收購心怡科技,由菜鳥接管。據企查查信息顯示,心怡科技的股東方目前已更換為阿里巴巴和菜鳥網絡,董事長為菜鳥網絡CTO王文彬。

此外,京東發布公告稱,京東物流與跨越速運集團在今年8月訂立最終協議,京東旗下的京東物流將全面收購跨越速運,總對價為30億元人民幣,該交易預計在今年第三季度完成。目前,京東物流CEO王振輝任跨越速運集團董事長,跨越速運創始人胡海建任總經理、董事。

商流物流企業正在加速融合。安信證券研報顯示,阿里物流平臺菜鳥網絡正在由“ 輕”變 “重” ,從一 家 “科技物流”公司開始向“物流科技 ”轉變 ,相比之下,京東平臺加 速下沉 (眾郵快遞) 以及物流加速開放 ,此外,拼多多提出開發“新物流”技術平臺,與國美展開合作。 對于電商平臺而言,國內電商快遞企業已然具備戰略投資價值, 而對于快遞企業,聚焦主業,提升精細化管理能力,成為巨頭電商平臺生態體系內重要合作伙伴已是一種主流選擇。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表示,未來快遞市場頭部企業或存在“保齡球效應”,各自獨立而均勢競爭,存在隱形的消耗戰,彼此利潤率都不高,如遇到新勢力或強力碰撞也可能失守洗牌。

2020年以來,極兔快遞和眾郵快遞作為快遞新勢力入局受到關注,但行業普遍認為,通達系憑借成本優勢構筑高護城河,且常年發展已積攢下的大量資源,新人并非可以短期超越。

盡管如此,“快遞新人”的發展勢頭也不容忽視,極兔速遞在數月內完成除新疆地區外全國(境內)網絡覆蓋,且拿下拼多多等電商的大單,眾郵快遞也是背靠京東在華東區江蘇省、浙江省、上海市全面起網。

近日,網傳極兔快遞被封殺,某通達系公司要求各網點禁止代理極兔速遞業務。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向相關公司及圓通多家鄉鎮級別的快遞網點核實,部分圓通網點員工表示確有此事。

河南省商丘市某鄉級圓通網點人員稱7月接到相關通知,而商丘市另一縣級圓通網點員工表示,網點老板早在6月開會時強調不能接收極兔快遞的快件,但該員工也透露網點其實也很少代理過極兔快遞的快件。

快遞公司相互代理在鎮、鄉地區較為常見,因快件量少,會有一個網點代理多家快遞公司的情況。國家郵政局也曾出臺文件,鼓勵郵快合作、快快合作,實現成本共擔、網絡共享,推進快遞下鄉進村。

對于新勢力的出現,趙小敏認為,快遞市場集中度創歷史最高,官方數據和上市快遞企業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業務量排名前8位快遞企業集中度指數CR8為82.5,6家上市快遞企業集中度指數CR6為80.4。這意味著,業務量排名第7位和第8位的快遞企業市占率之和為2.1%,相當長時間內,排名其后的快遞公司除非采用非同尋常的策略,很難對當下的上市快遞企業構成直接威脅。【責任編輯/慶華】

來源:新京報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快遞業400億破局:資本加速抄底 巨頭回血封殺新勢力?
中消協:快遞柜服務存在5大問題 取件碼安全性存疑
上半年郵政行業業務收入超五千億 快遞業務量超2016全年
上海首個停用豐巢的小區重啟快遞柜后,啟用自建快遞驛站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