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天眼查企查查們“中立”外衣下 那些隱秘的大生意

“查公司、查老板、查關系”這句遍布公共場合,令人耳熟能詳的廣告語背后,到底隱藏著怎樣的大生意?隨著諸多公司游走在模糊地帶的運營模式不斷為人所知,這類商查公司也開始飽受業界爭議。

前不久,商業信息查詢工具“天眼查”官方微博賬號因涉嫌違規采編轉載新聞而“冒充”媒體,被主管機構禁言90天。

這些平臺大多對外宣稱自己收錄了全國數億家工商注冊企業的信息,包含司法風險、經營風險、經營狀況等數百種數據維度,屬于獨立客觀中立的“第三方”。

這些平臺大多對外宣稱自己收錄了全國超幾億家社會實體信息,包含上市信息、企業背景、企業發展、司法風險、經營風險、經營狀況、知識產權等300多種數據維度,屬于獨立客觀中立的“第三方”。

然而,伴隨著商信查詢市場的競爭愈發激烈,問題也不斷見諸報端。在行業競爭日漸白熱化的背后,這些根本性質為商業公司的平臺們似乎不再滿足于單純的信息收集公開,而是開始延伸出更為復雜而隱秘的利益鏈。

三足鼎立下的“紅海”格局

正如經典廣告語“查公司,查老板,查關系”所說,包括這一次被禁言的天眼查在內,企查查、啟信寶等企業做的正是一門“企業信用信息查詢”的生意。據公開信息報道,為宣傳和推廣“查公司,查老板,查關系”這一核心功能,天眼查投入了近2億的宣傳和推廣資金。

在商查領域,提供信息查詢服務的必要性毋庸置疑。畢竟,求職者找工作時需要了解面試的公司是否正規,企業尋求合作伙伴之前需要確定其是否靠譜,就連投資者也需要提前了解相關信息以保證其發展狀況良好。截止目前,這個市場的整體規模還在不斷擴大。據前瞻產業研究院《中國征信行業報告》按照人口規模及價格水平推算,未來幾年我國個人征信市場規模至少可達855億元,極有可能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征信市場。

旺盛的需求之下,自然有前瞻企業乘風而起,迅速發展起來。

從2014年,企查查以“國內第一家商業信息查詢公司”的身份闖入大眾視野,發展到行業最熱鬧的2016年,彼時,曾有多達40 余家同類公司共聚一堂,爭搶這塊可口的“蛋糕”。不過隨著行業整體的不斷前行,現在仍有一戰之力的只剩下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等少數玩家。

據TalkingData數據,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躍用戶量為990萬,企查查為141萬,啟信寶181萬。可見,以天眼查為首,企查查、啟信寶緊隨其后的三足鼎立格局十分清晰。

多數入局玩家的黯然退場與三巨頭時代來臨背后,一個殘酷的事實是,商查領域的市場競爭早已從“藍海”轉變為“紅海”。不論是對仍在三巨頭之下苦苦掙扎的玩家來說,還是就三巨頭本身而言,市場需求增速放緩、盈利難度不斷攀升、新業務開發成本持續上升等都是它們不得不面對的發展難題。

盡管資本的涌入讓已融資四輪的天眼查、融資六輪的企查查,以及被并購的啟信寶在參與市場競爭時多了一些底氣,但這也成為讓它們加快市場進攻步伐、追求更高收益的壓力所在。

激烈的市場份額爭奪戰不可避免,但當大家都是做的同一門生意,單純的商業競爭隨著時間的推移開始慢慢“變質”,比如企查查與天眼查的多次訴訟爭端,又甚至是因爭搶市場而暴露出的行業弊病——天眼查微博官方賬號因涉嫌違規采編轉載新聞而被禁言。

不為人知的灰色產業鏈

當前,天眼查企查查們被暴露出來的問題可以說是行業通病,并且只是冰山一角。

早在天眼查涉嫌違規采編轉載新聞之前,就曾有多家企業向媒體投訴,稱“天眼查、企查查利用公開信息,渲染出一些和實際不符合的結論,對企業的正常發展造成了困擾。”

在央廣網的一篇報道中,天津一家企業相關負責人曾表示:“我們公司于4月份進行了法定代表人等幾項正常的工商變更,天眼查同步了具體信息,還將此整理成新聞快訊發布給合作媒體,引發了市場諸多臆想,因此,公司不得不及時出來辟謠。”

媒體還報道,頻頻有企業針對天眼查和企查查發布的法定代表人變更等公開信息,展開回應系公司治理中的正常行為,甚至專門發文辟謠市場猜測。

此前,天眼查信息公開途牛和飛鶴乳業的相關人員變動后,途牛相關負責人和飛鶴方面均迅速回應稱,變更為正常變動。

而在2019年5月6日,天眼查數據顯示,上海云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彭翼捷變更為韓歆毅,消息還稱彭翼捷已陸續退出多家阿里系公司,上海云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為彭翼捷完成退出的最后一家。

對此,支付寶在官方微博發布聲明,彭翼捷是螞蟻金服在職員工,并擔任首席市場官,“辟謠這樣的新聞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工商信息變更是公司治理的正常行為,正確理解這個信息前起碼需要征詢一下公司的說法,如果缺失這樣的環節,就得出全面退出阿里系這樣的結論,便只是浪費社會公共資源多了更多的制造謠言與辟謠而已。”

更有鞭牛士等媒體曝光顯示,天眼查曾向合作的諸多媒體發布不實信息,導致多樁“烏龍案”。

2020年5月29日,天眼查數據顯示,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發生多項變更,阿里巴巴、君聯資本等8個股東退出該公司行列,同時4名董事退出。天眼查甚至向合作的諸多媒體發布快訊《如涵控股上市不足2月,阿里巴巴等8股東退出》,諸多媒體也都進行了新聞報道。

不過事情卻是一樁烏龍案——5月31日,如涵控股發布《關于部分媒體對如涵控股不實報導的澄清聲明》。”

如果在黑貓投訴平臺進行搜索“天眼查”或“企查查”,也可發現多條投訴稱,“未經允許公開了公司個人電話及郵箱“。

有用戶指出,“我以前注冊的公司已經注銷很久了,但天眼查仍然把公司及我的信息公開在其平臺上,我多次要求天眼查刪除,一直無果。”

也有投訴者表示,“在天眼查搜索我的號碼,出現很多關聯企業,但這些企業的負責人并不是我,甚至很多和我并無關系,是很多年前在代理記賬公司幫這些公司做過申報,但后來這些公司的聯系號碼早就變更了,天眼查展示的還是我的號碼,導致我經常接到騷擾電話。”

很大程度上,正是這些不實信息,為商信查詢行業衍生出了一條灰色產業鏈。

公司聯系信息在某些企業眼里成為了一種盈利的工具:天眼查VIP會員權益中,公司聯系電話是一大重點。比如天眼查VIP會員權益2 ,每天可以免費導出5萬家公司聯系電話。同樣,在企查查中,精準導出5萬條企業數據也成為VIP會員特權之一。

而想要成為會員,就得掏錢。其中,天眼查1年VIP價格為360元,而2年和3年VIP價格為720元。

此外,更正信息也成為了一門生意。

“他們會設置企業風險項目并以此收費!我司更名已走合法程序更名成功,他們卻設置為風險項目并打馬賽克,以此抓住查詢人的心理來進行收費!”有多家公司陸續爆料,出現錯誤信息后,和天眼查、企查查多次溝通依然沒有結果。

隨后,一些可刪除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的商家出現了。互聯網上已有不少商家聲稱,“可以處理天眼查等平臺上判決文書的信息”,并且按照處理難度的不等給出不同的價格,價格在幾千元不等。

鞭牛士也曾報道天眼查平臺上的“灰產”問題,曝光天眼查刪除一則信息的價格為3000元,企查查的價格為6000元。盡管兩方均公開對此予以否認,但一些錯綜復雜關系的第三方公司,依然打著兩者旗號宣傳可以提供有償刪帖的業務。

不僅如此,雖然自己不是媒體,但是這些商業查詢公司卻非常懂得利用媒體。由于工作特點,媒體人經常需要查詢企業的股權結構、主要股東信息、風險信息等內容。在沒有天眼查企查查之前,查詢公司的股權結構,只能查詢公司的年報或者工商信息;查詢公司的司法風險,則需要登陸法院網站;查詢公司實控人的投資信息,更是如大海撈針一般,需要全網查詢。

但現在,媒體只需要一個企查查或天眼查。

實際上,媒體正是天眼查和企查查的拉攏對象之一。如果你是媒體人,他們會不斷給你發送郵件和信息,希望你在文章中引用自己的數據。注冊企查查后,你可以免費使用1年的VIP功能,天眼查更大方,沒有顯示時間限制。為了鼓勵媒體人大量使用自己的數據,2019年,企查查曾推出過活動——為了激勵媒體引用企查查數據的文章,轉載量40以上,獎勵200元;轉載量100以上,獎勵400元;普惠獎勵40元每篇。

此外,天眼查企查查們新玩兒法的另一種,則是其具備的認證功能。

認證后,在天眼查平臺,企業將獲得上傳產品服務等自主信息、解釋企業風險信息、發布公司公告等7項功能。值得注意的是解釋企業風險信息這項功能,認證后,企業可以對開庭公告等風險信息進行解釋說明。舉例而言,對于已經撤訴的訴訟,企業可以增加“該糾紛已撤訴,不具有法律效應”等說明。

不要小看解釋企業風險信息,如果不及時處理可能會影響公司發展或者融資進程,也會影響獲得政府機構的專項貸款等事宜。一位企業主在黑貓投訴上表示,“已經結案仍顯示存在司法案件,影響公司發展……我們小微企業正急需政府扶持復工復產貸款,企查查的司法案件顯示已經嚴重影響我企業復工復產。”

針對這一情況,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曾對媒體表示,天眼查、企查查等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或失信執行人名單公示網站抓取信息可能并不及時,沒有及時更新信息、仍顯示之前的失信信息,但這一般并不構成名譽侵權,畢竟這些信息曾經是客觀存在的,而且從法律上也難以認定天眼查、企查查有名譽侵權的故意。

不過,趙占領同時表示,“如果一些失信信息早已更新,時間間隔很久或者在相關企業或個人投訴后,平臺還不處理的話,則可能構成名譽侵權。”

同質化發展僵局成掣肘

行業亂象頻發,終于迎來了重拳出擊。

近日,國家網信辦召開專項部署會議,決定自7月24日起,針對社會反映強烈的商業網站平臺和“自媒體”擾亂網絡傳播秩序突出問題,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六個方面的集中整治。

展開來看,將重點解決一些商業網站平臺和“自媒體”片面追逐商業利益,為吸引“眼球”炒作熱點話題、違規采編發布互聯網新聞信息、散播虛假信息、搞“標題黨”等網絡傳播亂象,促進網絡傳播秩序有明顯好轉。

同時,將依法依規嚴厲查處一批問題嚴重的網站平臺、封禁一批反映強烈的違規賬號。天眼查的微博被封,就屬此列。

盡管此舉能迅速肅清企業風氣,為行業發展帶來新的變化。但于企業個體而言還遠遠不夠,它們始終還是應該找到一條能讓自己走得更長遠的發展道路。

“它們數據的來源和展現的形式等很像,都是把采集的數據做了聚合的展示。”天使投資人、互聯網專家郭濤表示,“這些數據都是從第三方的數據來的,很輕易就可以查詢到。”

深層次原因分析,服務高度同質化,缺少核心護城河,或許正是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這三款產品陷入不良市場競爭怪圈的主要原因。

從企業動態來看,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都曾嘗試過向相關領域延伸。

其中,天眼查選擇以合作的方式發展。在2018年1月底,天眼查APP上線了“商業頭條”功能,切入信息流領域;企查查則進入相關企業的服務領域,以“權查查”“企服服”等新品牌面向用戶,嘗試開拓商標代理、記賬代理等業務擴大商業布局;收購了啟信寶的合合信息,旗下還有商業搜索溝通工具“找到”、掃描軟件“掃描全能王”、名片管理軟件“名片全能王”等多款產品。

可惜的是,從各自的特點出發,實行差異化發展雖然成為了行業共識,卻依然沒能讓企查查、天眼查、啟信寶避免現有市場的同質化不良競爭。那些看起來高大上和陽春白雪一樣的產品及服務,很難讓廣大企業主們動心,相反還不如在平臺上更正、刪除負面信息等需求來得迫在眉睫。

或許,擺在企查查、天眼查、啟信寶面前更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利用一手好牌,去掙那些更能夠經得起推敲的陽光下的錢,并且在同一賽道之外,如何再次開辟出一個更加健康的發展方向。【責任編輯/慶華】

來源:業界風云匯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揭秘】天眼查企查查們“中立”外衣下 那些隱秘的大生意

精彩評論

?